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命題作文:集體行動、亞細亞

  「三浦號,這裡是深洋,入水準備就緒。」狹小的圓形加壓艙中,二號駕駛員柳原對著通話機說。她平常都綁著馬尾,只有出任務時把頭髮盤起來,看起來比平時成熟。

  「這裡頭還真的很狹窄……」

  看著面朝觀景窗以標準姿勢趴臥在地面軟墊上、手長腳長的美國男子,一副好像不曉得該把自己手腳塞在哪裡的樣子,今原敏行忍俊不住。

  「阿今前輩,不可以嘲笑客人。」說這話的柳原明顯也在憋笑。

  「別太過分囉,我只是長得高了點!」

  手離開儀器,今原坐回墊子上,感受自己所身處的這個小空間緩緩向下移動,然後「咚」地入水的震動。

  

  深洋號載人潛水艇的潛水深度最大可達六千五百公尺,但今天的任務深度並沒有那麼深。即使如此,到接近這一帶的海底為止也要花上一個半小時,在那之間兩位駕駛員和往常一樣,靠和乘客閒聊打發不需要檢查儀器的時間。

  「尼克森博士是第一次搭深洋吧?」柳原在另一側貼著艙壁盤腿坐著。

  「不只是第一次搭這艘船,其實我是第一次自己潛到深海呢。」被叫作尼克森博士的男子似乎好不容易在兩位操縱員之間喬出自己的地盤,「我們的研究室是開ROV[1]的。」

  「你沒搭過你們美國人那台嗎?」今原有點意外。

  「沒有,之前曾經跟伍茲霍爾合作過,但是是我學生下水。」尼克森邊說邊轉頭望回位於操縱台下方、貼近地面的觀景窗方向。

  不久前還感覺海水是深藍色的,此刻小圓窗外已是一片無邊黑暗。今原已很熟悉這種突然躍進無光世界的落差,但看到窗前一盞藍光瞬間亮起又消失時,他還是稍微吃驚了一下。

  「那是……烏賊之類的嗎?」柳原也湊向離她最近的窗前。剛才的光線來源早已不見蹤影。

  「應該是吧。」尼克森維持望著窗外的姿勢不動。「嗯……雖然我一向秉持著開ROV比較經濟實惠的信念,但不得不承認自己趴在窗戶前面看,真的有種獨特的驚喜感呢。」

  尼克森的載人潛水無用論今原聽過好幾次了,才正想趁機損他兩句,柳原便用充滿興趣的聲音問起尼克森的機器人潛水歷。尼克森仍然趴著不動,似乎是想了一會兒才開始回答:

  「我第一次參加任務的時候……那次我是計畫的副主持人。那次我們從頭到尾都開著攝影機。我還記得,即使在電視上看過好幾百遍Discovery之類的影片了,但當我看到監視螢幕上冒出一道有如閃電的藍光那瞬間,還是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今原望著尼克森的背影,後者繼續用說故事般的口吻說:「那種感覺非常不可思議。牠彷彿跟著我們潛水了好一陣子,不斷閃著藍光。我一直盯著牠瞧,總覺得好像聽到牠對著我說:『我知道可能會被天敵看到,但我必須讓同伴找到我。』」

  柳原應聲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感嘆:「在深海,想碰上同伴真的不容易呢。」

  「時間過得還真快啊,到現在不知不覺馬克都已經十歲了……」

  「馬克?是令公子嗎?」

  「沒錯,是我兒子。」尼克森翻過身,雙手手肘撐在地板上,一臉驕傲地望著兩人:「是我們實驗室自己打造的,一台非常可靠的ROV。」

  尼克森說完這句話後又再度趴回原位,沉默地望著窗外。艙內一瞬間只剩下機械運轉的嗡嗡聲。今原調整了一下制服的袖口,也跟著湊到窗邊。透過狹窄的圓形窗戶所看見的是宛如夜空中鑲著星星般的景象,深黑色背景裡偶爾閃現群青色、青白色、或者黃綠色的微光。但如果不開探照燈的話,對船內的人類而言,幾乎可以說完全無法看透光的主人究竟是什麼樣的生物──離船近一點的,模糊的輪廓就在窗前一閃而逝,或許這輩子再也遇不到牠第二次了。這可真是名副其實的「一期一會[2]」啊,他想。

  「這麼說起來……」今原用手肘支撐著身體朝旁邊看,「我說查理,這次是什麼風把你吹來參加載人潛水?而且還特地大老遠跑來日本申請研究計畫。突然對神祕的亞細亞深海產生興趣了?」

  「亞細亞深海嘛……」

  柳原從地板上起身向母船作定時回報。

  尼克森過了一會兒才再度開口:「你知道吧?馬克某一天執行任務要收回的途中,連接子船的纜線突然斷了,然後馬克就失蹤了。」

  「你有提過,但後來不是平安找回來了嗎?」

  「坦白講,還能找回來,只能說運氣非常好。」尼克森聲音相當平靜:「那天是整個研究行程的第三天,我們隔天天亮就開船在四周找,也拜託了相關單位和附近的漁船幫忙留意。按照馬克的機械設計,若斷電的話他會拋棄負重,照理說會浮到海面,無線電訊號應該也能撐上一段時間,不過我們一直都沒收到消息。」

  「哇啊……」柳原聽起來似乎很能感同身受:「要是我的話,可能會哭吧。」

  「對啊,我好幾個晚上都睡不著,即使躺在床上也只是在想到底是檢查的哪個環節出了錯?不過找不到也沒辦法,後來我們只好死心,回實驗室檢討問題,記得那時也有請教日本專家。」

  「說得也是,」今原啊了一聲:「以前我們這也發生過類似的意外嘛。結果是一樣的問題嗎?」

  「嚴格來說不太一樣。」

  尼克森再度轉身背對窗外,表情嚴肅:「不過我們還在調查詳細原因時,突然收到了馬克的訊號。透過衛星定位,一艘跟我們有交情的漁船在回程順便幫我們把馬克給撿了回來。」

  「哦,所以確實浮上來了,之前是接觸不良之類的嗎?」

  「這點我們到現在還無法確定。」尼克森看著今原,「但我們發現,馬克的集裝箱中多了一樣奇怪的東西。」

  今原大吃一驚。

  「等一下等一下,你是說馬克有把集裝箱好好地拖回來?」

  「有,而且那是有蓋子的箱子,很不可思議吧?」

  「尼克森博士,請問那個東西是什麼?」

  「是一片厚鐵片,總之是人造的。」尼克森坐起身,「因為不是我們的專門,於是就委託認識的系所幫我們調查看看,我們自己則忙著讓馬克進廠維修兼改良。大概兩個多月後,有消息回來了。他們調查的結果,是某種武器的殼的一部分……好像是深水炸彈。」

  尼克森來回看著船裡的其他兩人。

  「請等一下……」柳原稍微揚起手,滿臉不可思議。「是誰放那種東西進去?漁船的人嗎?還是在那之前有其他人撿到就惡作劇?」

  「還是說馬克浮上來的時候,途中蓋子的扣子曾經鬆脫,然後就很巧地撈到那個東西……」今原手摸著臉思考,「或許蓋子是漁船的人鎖上的?」

  「船員說他們把馬克吊上來時蓋子還是扣牢的,他們怕弄丟我們的東西,還再三確認樣本會不會腐壞。」尼克森一攤手:「我們是不認為那是船員放的,不過那不是重點。真正的問題出在於,根據追查的結果,那顆炸彈來自二戰時期一艘在外海被擊沉的日本軍艦,但戰後早就已經有人打撈過那艘軍艦了。」

  狹小的球型空間內,兩名日本人面面相覷。不管提出是惡作劇或非常巧妙在印度洋撈到的假說,似乎都難以說服其他乘客。

  「坦白說,我真的是完全沒有頭緒。」尼克森聳聳肩:「馬克修好後,我們回到原地繼續研究時,也沒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只有一件事能確定,我們查得到那艘軍艦是在哪裡被打撈起來的。」

  聽到這裡,今原敏行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震了他全身一下。他頓悟尼克森今日到此地來的理由了。他望向窗外,景色仍無任何不尋常的地方。

  「所以說,你就是為了那個而來的嗎?」

  尼克森搖頭,「我的底棲生物研究計畫是認真的,否則你們的專家也不會通過我的計畫書。」他拍了一下自己的筆記本:「我很好奇這裡到底有什麼?」

  雖然尼克森說話的態度沒什麼變化,但今原並不領情。
 
  「查理,你應該不是完全沒有特別的期待吧?畢竟你的計畫中,也包括了申請把你的攝影機留在洋底長期觀察。」

  尼克森這回稍微有點猶豫,但還是點了點頭。「你說得沒錯。」

  今原盤腿坐起來,背靠著感覺有些冰冷的艙壁。

  「你認為會找到什麼?」

  「我不知道,真的。」

  尼克森這麼說完,卻露齒而笑。「不過這麼多年來,深海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兩位晚點再談吧,我們得準備開始著底作業了。」柳原站了起來:「尼克森博士,接下來的行程就照你提出的路線圖,應該沒問題吧?」

  「柳原,開燈吧。」

  「等一下!」

  尼克森突然從地板上舉起手。「先不要開燈。敏行你看。」

  今原依言湊向在自己前方的觀景窗。窗外仍舊是漆黑一片;但隱約看見了幾點光線。他瞪大了雙眼。

  「哇。」今原咋舌,「我還是第一次在海床上看到發紅光的生物……」

  那和他過去熟悉的深海景象大異其趣,紅色光點在海床上四處零散冒出,而且一點亮就不再熄滅,也沒有移動的樣子。隨著船身繼續緩緩下降,窗外視線所及的範圍內似乎出現越來越多紅點。今原忍不住提議:「帶點這個樣本回去吧。」

  「請兩位等我們停妥之後再決定吧。」駕駛台前的柳原邊操作著邊回答。

  窗外一個小小的錐形範圍內亮了起來,緊接著是排水造成的隆隆聲響。柳原一面和母船通訊,一面非常安靜地逐一執行程序,直到今原感覺船身終於在一陣搖晃後停住、停留在泥沙全被攪離海床使得觀景窗外一片模糊的海底上方為止。

  他們停在原地,等待海水再度變得清澈。

  在觀景窗外能見度終於恢復時,今原看到了他下潛兩百多次以來,從來不曾在洋底看過的景像:

  在探照燈點亮的海底範圍以外,無數紅色光點彼此間隔著一定距離,綿延到視線的盡頭。

  「這到底……」

  柳原接了尼克森的話:「……是什麼?」

  

  彷彿能聽見這個問題一般,覆滿海底的紅色光點,以就像是LED看板跑馬燈般的方式,由近而遠規律地交替閃爍了起來。最後,當大多數紅色光點終於熄滅時,留下的光點形成了一串今原能勉強辨認的英文字。

  ──我 一直 知道 你們


  《完》


------
海底生物撿人類垃圾就可以知道很多東西了!的一篇
有機會的話想把舞台搬到海洋大學(?!)所以就先這樣吧~

附註
[1] Remotely operated underwater vehicle,遠端操作海中載具,可以遙控或預載程式在海中移動的機器艇。
[2] 日文成語,指一生只會遇到一次的機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