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冬日周末 [FE風花雪月]


風花雪月衍生,貝雷特青獅子第一部年末,老師有很多台詞。有捏造設定和過度解釋以及大概不符合原作語感的我個人的行文習慣。希爾凡跟杜篤的敬語二人稱是您,雖然我沒印象中文版到底是用您還是你,都玩到現在了還是沒印象真糟糕。

很想主張CP是貝雷特x帝彌托利但事實上什麼都還沒發生而且我很懷疑到最後也什麼都發生不了……而且現在還在第一部。嗯。

是說我覺得二創這種東西大家就是寫想寫的東西、然後看的人自己挑著看這樣,所以就來寫我想寫的東西了。

───

暑假作業(弱虫ペダル衍生)

《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衍生

好幾年前寫的衍生,整理東西突然想起來就放過來。
主要角色是總北紅綠燈組沒有CP(大概),時間點是第一年高中聯賽後,但沒有高中聯賽的比賽內容,只有各種捏造設定。


──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窗邊訊息

  湯姆理論上是昨晚沒睡、今天白天也醒著,但艾略特買了晚餐來跟他換班時,湯姆看起來似乎還是非常精神抖擻,正趴在床邊在用望遠鏡看著窗外。

  該不會是白天偷偷打瞌睡吧?艾略特輕輕踢了他側腹一腳。「三號在幹嘛?」

  「哇喔,你幹嘛。」湯姆扭動身體翻坐起身。「跟前幾天一樣,整晚貼在窗邊。」

  「跟誰聯絡?」

  「很遺憾,似乎是整晚都只有上那個論壇。」

  艾略特知道,他在說的是本地最熱門的學生網路論壇,幾乎所有高中和大學生都有帳號。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高地酒

  年輕的新任騎士團長按旨在指定的時間來到內城城門,被寡言的僕從領進一間理應寬廣、但只有放著鋪滿柔軟毛氈的長椅的那個角落被吊燈照亮、其他空間都籠罩在深沉暮色中無法清晰得見的起居室。

  僕從欠身退出,緊緊關上門。

  長椅前的矮桌上放著一支玻璃瓶和兩個杯子,玻璃瓶中盛著深色酒液,但瓶上沒有裝飾。

  「好久不見。」

  陰影中冒出熟悉的聲音。騎士團長轉頭,年輕國王那一頭柔軟金髮、白皙面容最先從黑暗中浮出。

2019年5月7日 星期二

咖啡因藝

  在滿月的夜晚,怪物們紛紛從長眠的土裡甦醒,緩慢蹣跚搖擺前行的佝僂身形發出陣陣低聲嘶吼:

  「咖啡因……咖啡因……咖啡因……」


  你拿著被刷洗到滿是磨蝕痕跡的不鏽鋼杯,穿過煙霧瀰漫的機械室,就著杯口扭動咖啡因龍頭。但是等了又等,老舊水管口就只滴下幾滴濃稠的黑色液體,還不夠鋪滿杯底。

  「被上頭禁止供應了。」老鳥從你背後走過,拋下這一句話。

  深知沒有這個,即使你坐進那由數以萬計的齒輪和連桿所構成的精密計算機械中,機器是連一個數字也不會吐出來。你張開嘴,微微伸出舌頭,想感受僅有的微量液體滴在舌頭上的溫暖——但只感受到管路帶有鐵鏽味的冰涼。

  「……混帳!」

  你將不銹鋼杯用力拋向牆角,冷冷地看著它發出一聲清脆的扣隆聲響後,翻了一圈在滿佈蜘蛛網的角落停駐下來。

2019年1月6日 星期日

西行

  取得了來自不同角度的影像情報。新的終端機有足部肢體,它站起身,利用雙腿走到窗戶前。室外亮度低於以昏暗白熾燈泡照明的室內,玻璃窗戶上反射出終端機的外貌──大部分與原本的設計相符。外型接近人類的少女,但身體不具備任何人類的性徵。

  在樓下同樣由未上漆水泥牆所包圍的房間裡還有兩具外表相同的軀體,但構成的材料不同,可能已經開始腐爛──這裡沒有那種需求,所以它也沒有監測空氣中的分子組成,必須等到辨識出影像變化才能確定。即使它利用資料庫中所有數據資料精準地使用應該是與人類相同的蛋白質材料列印了全部的內部結構,但組裝了所有臟器的軀體無法運作,躺在托盤上一動也不動。資料庫中似乎並沒有關於如何讓人類軀體運作起來的資料──推斷或許必須在分子的層級上全部重建才會成立吧。不過它手邊沒有那種技術。於是求其次,它回頭運用自己熟悉的電力運作的機械架構。使用的材料不易受到損壞,不過長途旅行中要維修的話或許會面臨找不到材料的情況。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不正確的地球漫遊指南|ETS (人生的意義·V)

  在自動駕駛系統全面上路後,政府將領照標準一口氣拉得非常高,但雞毛蒜皮小事就吊照,以此逐年淘汰了人類駕駛。實用主義大眾沒什麼意見,亦不時可見到輿論讚嘆零事故率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但熱愛雙手掌握方向盤感覺的人只能到深山野嶺的自費保留區開車——大多數園地都二十四小時人滿為患,網路上流傳能夠無照開車地方的留言總會迅速地又被同路車友舉報刪除以保護最後的淨土,又或避免被附近居民發現第二天就被檢舉。在事情變成這樣以前,他們也試圖抗爭,但卻無法立證讓人類駕駛增加用路風險的道德正當性,只好灰頭土臉地遁入地下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