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3日 星期六

命題作文:地景、破譯

流浪的Callus 16.5

九月八日



  環顧四周,除了矗立入空的林木、林木,還是林木。即使時日已半步踏入秋季,但此處仍滿山遍布翠綠。吱啁鳥鳴在清晨微潮的靜謐中格外清晰——抱歉,風景太美,好像連我也不禁變得文藝起來了。



  在這片起伏綿延、杳無人跡的地景中,我和作家面前卻突然冒出了座小屋。本來我們只是看地圖上有條溪想過去看看而已,但沒走幾步路,眼前這間木造建築便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小屋本身沒有門廊也沒有院子,形容成倉庫或許還更貼切一點。正面對開的大門緊閉,門把上捆著鏽蝕鐵鍊、還掛了個看起來相當有年代的鑰匙鎖。我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碎屑沿著邊緣剝落,指尖也被染成紅色。

  即使如此,這房子明顯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住了。排成牆壁的木板條已自然腐朽,之間的開口大到松鼠就在我們眼前溜了進去;爬藤植物橫越剩下的牆面,而上方樹木垂下的氣根吃進屋頂,似乎挖出了不少縫隙。有隻青色羽毛、身形纖瘦的鳥優雅地落在其中一條枝幹上,然後立刻消失在盤根錯節當中。

  「你……」我斜眼看著正蹲在地上朝破洞裡望的作家,「你該不會想進去吧。」

  「不行嗎?感覺能當下部廢墟小說的題材。」他仍然對著洞口說。

  「門鎖著耶,你有辦法用鑽的話就隨便你。」

  「另一邊看起來有後門啊。」作家從地上站起來,「下坡小心點喔。」



  確實如作家所說,在小屋另一側後門半掩,雖然只有從缺角屋頂落下的晨光照亮室內,但仍能隱約看見屋內風景。作家小心翼翼地把只剩半片的木板門更向裡推一些,然後踏進一隻腳。就在那瞬間,幾個影子同時從我們兩側竄出牆外。

  「唔唔,嚇我一跳。」作家小聲說,「裡頭還真熱鬧啊。」

  我倆等到沒有更多動靜了,才重整旗鼓穿過後門。裡頭的狀況說真的也好不到哪去:黯淡光線中可見塵埃漂浮,屋內所有東西都埋在有黃有褐的樹葉及泥土之下,我看了半天才發現腳邊的木條似乎曾經是支椅子的腳,上頭磨損了大半的雕刻花紋原來應該十分細緻。

  然後我抬頭,發現剛才那隻青羽毛的鳥坐在屋頂下的橫梁邊,明亮雙眼似乎盯著我們瞧。

  「還好,我本來擔心地板搞不好會垮掉。」作家似乎放下心來,開始在這斗室內走來走去。我沒辦法像他那麼樂觀,這室內光照不到的死角要多少有多少,真不曉得還會跑出什麼東西來。而即便作家一直毫不優雅地踢到地上的東西,那隻青鳥仍然靜靜地窩在他的角落,盯著作家的動作看。

  「哦,這裡有東西耶。」

  我還來不及阻止作家,他已經伸手把一整個箱子從廢物堆當中拖了出來,而那堆東西也應聲垮落,掀起更多塵埃。箱子本身不大,橫寬大概就我肩膀這麼寬,上頭包覆的深色皮革滿是刮傷、霉斑和泥濘。不過箱子上也掛了個數字鎖。

  我看著作家伸手握住那個鎖。「你該不會想打開吧。」

  「裡頭也許有跟原主人身份有關的東西啊?」

  「你饒了人家吧。」

  無視我吐槽,作家試圖轉動號碼盤,但似乎是卡住了。在這同時,青鳥悄無聲息地落在皮箱的蓋子上。作家抬起視線看牠,然後再轉頭來看我。

  「牠是在阻止我嗎?」

  「裡面該不會已經變成螞蟻窩了吧。」

  「我看乾脆直接問牠密碼好了。」作家再度轉回頭看著那隻鳥,但青鳥當然沒回答。轉盤轉不動,作家乾脆訴諸暴力,拾起了腳邊石頭對著鎖和掛鎖的鉤環一陣敲打,居然讓他把鉤環給扯斷了。看來這箱子真的在這邊埋了很久。

  「快問牠你可不可以打開。」我嘴上這麼說,但卻往後退了一步。

  作家雙手托住蓋子,先慢慢掀開一條縫,還好沒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跑出來。在他一口氣打開箱子時,青鳥也輕巧地跳到蓋子朝上的邊緣。

  箱子裡面只有一落發黃的紙張。我蹲到作家身邊,拎起第一張。上頭是用娟秀字跡工整書寫的——檸檬蛋糕食譜。

  「這張也是蛋糕食譜。」作家快速地一張張翻過:「哇咧,到底是誰會大費周章把蛋糕食譜鎖在箱子裡啊?」

  「搞不好是什麼密碼喔,就電影演的那種嘛。」

  「是啊是啊,破譯成功你會胖兩公斤喔。」

  在我們徒勞無功地掃瞄過整疊食譜時,那隻青鳥一直都很安分地坐著。完全感覺不出來哪裡異常,食譜的內文都很平易自然,倒是我看得有點餓。但我拿起最後一張紙,發現底下躺了顆鑲著藍寶石的鍊墜。

  我還來不及伸手,那隻青鳥便先一步叼起鍊墜,並且轉瞬間消失在屋頂的開口之外。

  我和作家維持蹲在地上呆望天空的姿勢好一陣子,直到作家終於打破沉默:

  「看來牠等我們等很久了呢。」








-------
原本在想好劇情時主角並不是他們兩人的,
但寫完才發現這風格超像他們倆會做的事……
真的不是完結完結詐欺喔(′‧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