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 星期一

TAG: 瑪黛茶,麵包樹,百眼雉雞

  兩人被領進一方白淨明亮斗室,第一位服務生還在替他們掛起西裝上衣時,第二位服務生無聲無息地送來一壺茶。這房間有點兒像和室,墊高木造地板上擺了矮桌和兩個有背坐墊,方正木窗框住窗外有如小型熱帶林的窗景,一股帶著濕意的沁涼竄入室內。
  確認過餐點,兩位身著東南亞傳統風味制服的服務生微微欠身,消失在拉門後。
  「工作時再怎麼高級的茶都不能喝,還是放假好啊。」
  輕靠椅背、坐沒坐相地伸長雙腿,他不禁感嘆。
  「那是當然的囉。」正將坐墊拉到桌子另一側的同伴點頭,同他一般斜朝著窗戶隨性坐定,再替兩人都斟了杯茶。「依你看,這裡的茶如何?」
  「我說過了,吃飯時不工作。」
  「哈哈哈,對喔。」

  對方滿臉笑意地放回茶壺,端杯子的手伸出食指指著窗外。「這庭園未免也太奢侈了,根本是雨林吧?」
  「那你得趁現在多看看囉,明天又要回鴿子籠去了。」
  「這種事今天就別提了嘛。」對方無視手中茶杯如何精緻,豪邁地一口喝乾,又再度拿起茶壺。「你看,右邊那邊那棵樹,那是麵包樹耶。」
  聞言,他很自然地順對方手指的方向轉頭,好不容易才找到果實似乎能讓人聯想到麵包的高大植物。「那個能吃嗎?」
  「能吃,烤過了吃起來還真有像麵包,之前跑那趟有人請我吃過。」
  「那那個呢?」
  這次換對方向他這側歪身過來,過了會才噗哧一聲。
  「什麼那個,那是鳳凰耶。」
  「鳳凰?」他將視線從對方臉上移回窗外那隻正在樹蔭間小碎步繞著圈子、一身深褐羽毛、體型中等但尾羽倒是挺長的樸素鳥類。「看起來不怎麼樣啊。」
  「其實牠叫做百眼雉雞,據說是古人想出鳳凰的參考對象。」這次矮桌另一側的人喝茶的動作文雅許多:「還有,漂亮的羽毛在裡面,現在這樣是看不到的。不過也別太期待,沒有孔雀漂亮。」
  他哦地感嘆了聲。身後傳來敲門聲,兩人動作一致轉頭,瞧見方才的其中一位服務生端著放滿小碟的托盤進來。女性純熟優雅地將盛裝了色彩繽紛食物的小碟放在桌上,又安安靜靜退出。他毫不客氣拿起盛有各色水煮蔬果的碟子。邊將檸檬汁擠到還冒著熱氣的碟子中,他邊開口:
  「你從以前就是這樣。」
  「甚麼意思?」
  「功課一直不怎樣,有的沒的東西倒是知道很多,還動不動就逼我聽你的冷知識小教室。」
  對方正忙著將淡橘色醬料拌進米線的手停了下來,附帶挑起眉頭。「沒辦法,敝人雖天生聰穎過目不忘,唯獨討厭坐著念書。不過做生意這點我倒還有自信,也沒讓你虧到吧。」
  「呃,我看大家應該是輸給你那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氣勢吧。」他把已榨乾的檸檬切片放回碟子中,「說到這我想起來了,你大學時有陣子還熱中於四處找稀奇古怪的小東西,有天突然拿出一套沒見過的茶具,說這是阿根廷喝瑪黛茶用的。」
  對方繼續低頭拌麵的動作,過了會才說:「有,我想起來了。」
  「不但說要泡給我喝,還很堅持阿根廷人的茶是要用同根吸管傳著喝才叫跟好朋友分享,於是威逼利誘硬要我一起喝。」
  「嗯,而且你喝的時候還搞得一臉很悲壯的樣子,真不夠意思!」
  「沒辦法,那個味道我實在不習慣嘛!」
  兩人笑著開始對付滿桌的異國菜色,忙了好陣子,他才在對方替他倒茶時,邊忙著將魚肉乾淨俐落地從魚身上剝下邊開口:「不過老實說。」
  「嗯?」
  「其實瑪黛茶什麼的我在電視上早就看過,那時我是裝的。」
  「啊?為什麼要裝啊?」
  「這樣才能展現,為了證明我們的交情,我做了多大犧牲啊。」
  他雙手並用,持著筷子和大湯匙,小心翼翼地把魚肉放進對方的空盤裡。完成工作再抬頭時,對方似乎正若有所思地盯著窗外。他也跟著向外看去。不久前看起來又小又不起眼的那隻鳳凰,此刻正側面對著他們,不斷繞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另一隻同類跑,最後好不容易刷地展開了銀白帶點藍光的扇狀尾羽。
  「那個又是在幹嘛?」
  「看就知道囉,公鳳凰在追老婆呀。」對方仍然看著窗外,手肘撐在矮桌上、手拄著下巴:「即使是鳳凰,想討喜歡的人注意也是要使出渾身解數呀。」
  清脆的敲門聲再度響起。
  服務生跪在桌旁地上,他稍微側身好讓服務生能收走手邊的盤子,卻看見桌子另一邊的那人雖仍拄著臉,但稍微向他這邊轉了幾度,同時用好像想說什麼的眼神望著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