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 星期一

TAG: 絕熱膨脹 紙花 汽水

點開閱讀



  她的母親是位數學系教授。從她的觀點來看,母親人還不錯,沒讓她挨餓受凍,從她小時候就經常讀書給她聽,各種知識也相當淵博。不過,有時她還是會覺得母親很煩人,那就是母親突然又心血來潮想搞什麼花樣的時候。譬如說,某天她從外頭拎了瓶汽水回來。
  「汽水嗎?」
  母親從她手中一把搶過還沒開瓶的雪碧,指著瓶口說:「這個好耶。我把蓋子打開,你好好觀察一下裡面的氣泡浮起來的樣子。」
  她都還沒來得及撲上去阻止,母親就豪邁地扭開瓶蓋,下場是兩人都被汽水噴了一身。
  那時她才國中。因為自己心愛的裙子被汽水噴到,母親看起來相當沮喪的樣子,也沒費心解釋到底是想做什麼。她到大學才終於恍然大悟,母親那時也許是想藉汽水冒煙來機會教育絕熱膨脹什麼的,不禁在課堂中大大地嘆了一口氣,結果就被教授點名了。
  若不提這種中邪狀況,一路走來母親在養育上大體採放牧作風,但也不是全然放任不管。她低頭看看自己也沒長歪了,目前為止應該不算辜負了母親吧。

  某天她正在書桌前為期中考做最後奮鬥時,聽見有人敲門,轉身便瞧見母親神秘兮兮地從門縫探頭。
  「妳要幹嘛啦?」
  「這隨身碟裡有個檔案,一定要看喔!」
  她百思不解地打開那個pdf檔,出現在眼前的是張白紙,上頭畫滿了不同種類的虛線。

  期中考後,她跑到自己學校的數學系,敲了門,走進母親的辦公室。
  「什麼事?」
  「想要禮物,不用那麼拐彎抹角的啦。」
  她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一朵有數十枚花瓣的紙花,輕輕放在母親書桌上。花瓣部分的顏色五彩斑斕,那可是她浪費了不知道幾張白紙後才終於跑去美術用品店買的高級紙。母親伸手拿起那朵花,一臉努力忍著不笑、但又很想炫耀得逞的表情。
  「還有,那個pdf檔的後面我也看了。老實說,我看不懂啦!」
  母親笑開了。

  現在她看得懂那篇論文了,內容是探討摺紙所產生曲面和邊緣的數學模型。自己也跟著走上了數學之路,她想一定都是那朵花害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