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圖解泉水入門 (完)

  











  雖然格列斯敦堡遭襲,堡內死傷慘重,但費里茲繼承格列斯敦堡後,和朗恩堡立下了合作的約定,聽說朗恩堡的人竟然沒什麼異議地回去了,於是一切形式上也算回到軌道上。對一段距離外的巴赫麥亞來說,只要國王沒有衝著他們頒布什麼命令,就沒有影響。康拉德院長手腳俐落地幫艾爾文找到一間遠方的學校待著──遠到已經在鄰國境內了。

  艾爾文對這件事倒是沒什麼意見,每天來回於這兒化學家所用的實驗室和圖書室,過得好不愜意,而且還和老友重逢──那晚駕車到第一個有建圍牆的城市關口時,車子停了下來,然後門啪一聲被駕車的青年打開。

  ──艾爾文殿下!

  他的表情一副就是要當場跪在車前的樣子,幸好已經恢復活蹦亂跳的艾爾文眼明手快拉住了他。

  「喂,亨利。」艾爾文把看到一半的書擱在一邊,向前趴在足供好幾人使用的長木桌上。「我剛才想到一件事要問你。」

  「請說?」

  「第一次見到葛麗特的時候,她跟我說『沒想到幫你的蠢蛋不只一個』,是指你吧?」

  「公主殿下?」

  亨利本來在一邊整理架子上的文件檔案,聽到艾爾文的發言表情便暗淡下去。「非常抱歉,在我不注意的時候……」

  「這點之後再來討論,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亨利搖頭。

  「屬下才剛回來沒幾天。先是發現水突然變色了,想問其他人時便發現大家都倒在地上,半路遇到阿涅莉小姐,然後就趕去找您。屬下認為城裡可能有朗恩堡的協力者,而且應該是變化師。」

  艾爾文嘆了一口氣。

  「所以你之前上哪去了?害我得去找這個人當幫手。」

  「喂。」泉水精靈踹了他的椅子一腳,「我比你有用很多好嗎?」

  雖與巴赫麥亞的式樣不同,亨利穿的學者袍也是一身黑,但同樣是黑袍,泉水精靈覺得他看起來硬是比艾爾文像樣很多。

  「向您報告,屬下在東部調查,因為屬下原來認為費里茲殿下很可能會將您帶到東部去。費里茲殿下他跟東部……」

  亨利說到一半停了下來,皺著眉頭思考許久。「……奇怪,我要說的是什麼?」

  艾爾文失笑。

  「才幾歲就這麼忘事?」

  「請您別挖苦我了。」亨利藏不住臉上相當困窘的表情轉過頭去,聽到艾爾文叫他又轉回來。「是?」

  「還有一件事我很在意。說實話,我看起來像幾歲?」

  泉水精靈和亨利一起打量著面前的青年。若要問泉水精靈的話他可能會回答二十歲前半,不過這裡的人老得快不快他也沒啥概念。應該答得出來的亨利倒是支支吾吾了半天。見到亨利的反應,艾爾文坐起身子,靠在直挺挺的木椅背上。

  「果然很奇怪吧。葛麗特說她十三歲的時候,我可是受到了非常大的震撼。再怎麼說也已經不能用『變成青蛙的時候過了多久都不曉得』來形容……」

  他伸了個懶腰,雙手交抱胸前。「雖然很想當面問費里茲,但我還想留條小命。不曉得阿涅莉會不會知道?」

  新的關鍵字讓亨利猛然一縮肩膀,丟下手中的文件,向艾爾文這邊走來。

  「我說,艾爾文殿下,您跟阿涅莉大人……」

  「你夠了沒啊?」艾爾文抱頭,「要我說幾次,我們只是偶然幫一下對方又偶然一起旅行一段時間而已好嗎?」

  「可是阿涅莉大人她……至少在阿涅莉大人滿十三歲之前請您千萬不要結婚!」

  「我不想跟你們這些人說話了,沒一個人聽得懂人話。」

  

  話又說回來,就算青蛙王子真的行為不檢,跟泉水精靈其實也沒關係。既然一切都塵埃落定,自己也相當幸運地全身而退,他心想也該是告辭回老家的時候了,再不回去要是被革職他也相當困擾。

  只是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不應該這樣收尾,一直懸在心上。但他平時便秉持著隨波逐流的人生哲學,因此決定回家再慢慢想,至少現在又多了個地方可以打發時間。他和艾爾文等人揮手告別,確認了這所學校的水井位置並拜託校工別蓋住井後,回到了久違的克雷的泉水──這是泉水的實際地點,也是他名字的由來。

  而從這個泉水底下回到他平時居住的那個不能在此提起的異世界時,他突然想起了包括費里茲國王在內,一路上被眾人問了好幾次的問題:

  為什麼你會使用無色的變化術?

  越思考越覺得好像有個人影快從記憶中浮出來,但當然也可能只是因為拼命回想而產生的錯覺。無論如何,才剛決定了自己也挪點時間來尋找答案,他椅子還沒坐熱,就聽到了有東西掉進水裡的聲音。

  ──哎呀,一回家就有工作啊。

  他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椅子,回到水面上。

  「歡迎光臨。你掉的是我右手的這個金鳥籠,還是我左手的這個銀鳥籠?」

  這次的顧客看起來是一對兄妹,妹妹緊挨著哥哥,哥哥則一臉失望:

  「不管哪一個不都是空的嗎!」

  泉水精靈聞言,長途旅行還未得休息的疲憊使得他胸中湧起一股怒火。

  「不然你就不要丟這種東西下來啊!我也很忙好嗎!」

  

  《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