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圖解泉水入門 (5)

  她說那時她可能是八歲左右,老師隔天才會來,雙胞胎哥哥不知道跑哪去,桌上的書中有怎麼也看不懂的地方。她揣著書沿路尋找大人,只看到費里茲站在東迴廊外的院子裡,不過那時她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她事後回想,那天費里茲心情應該不錯,兩人一邊曬太陽一邊把幾頁給讀完了,那是講少年與四季的故事。

  ──您知道為什麼會有四季嗎?

  葛麗特想了想,搖頭。

  ──長出嫩綠色的樹葉的話就是春天來了,變成深綠色就是夏天。變成紅色褐色,就是秋天。蓋滿了白色的雪,就是冬天了。

  費里茲望著修剪得整整齊齊的草坪,而少女望著他的側臉。

  ──像這樣子,色彩的變化,就是這個世界會動的原因啊。費里茲遠望前方,沉穩的語氣中似乎又帶點愉快的味道。

  

  「啊,那確實是在談變化術的基本原理呢。」提爾雙眼發光:「聽老師們把他形容得多可怕,也許只是難相處吧。」

  艾爾文不置可否,但語氣平緩:「我在的時候,他除了化學什麼都不談呢。」

  這種氣氛下,泉水精靈不禁覺得自己好像也得湊熱鬧發個言才成。

  「不過艾爾文,那是在你失蹤之後吧?看來你失蹤之後,他在格列斯敦堡還是混得相當不錯嘛。」

  葛麗特用似乎是同情的表情望向他。艾爾文半垂下眼:「你們就是要挖苦我出事也沒人在意是吧?反正我老爸確實也只把我當作繼承的競爭對手啦,跟那個妳的什麼哥哥一樣。」

  「是韓賽爾哥哥。」

  「不用告訴我他的名字。」艾爾文揮揮手,「那他本人失蹤前跟那個什麼爸爸發生了什麼事,妳不會剛好也知道吧?」

  少女仍站得直挺挺的,雙手交叉在胸前:「不知道啦,我要是知道的話,大概就不用淪落到得折回來聽你們說廢話了吧?」

  艾爾文回應的口氣百般敷衍:「喔,真可憐啊。」

  「可惡,我要回去了……」葛麗特作勢雙手握拳咬牙切齒,不過隨後又恢復原樣:「如果有聽說到任何消息就立刻告訴我!你們有辦法溜進來吧!」

  在旁邊看好戲的泉水精靈插話:「所以妳也要跟這傢伙合作喔,不怕被妳那個什麼哥哥的當成箭靶嗎?」

  少女才正推開門,又轉身回頭。

  「哥哥本來認為費里茲是打算去跟艾爾文合作,當然是如果艾爾文果真還活著的話。不過如果他沒跟你們在一起,不代表他就不會去找其他人。總之怎樣都要阻止他才行,其他的事都跟我沒關係。」葛麗特一口氣講完,還瞪了三人一眼。「我倒真沒想到會幫你的蠢蛋還不只一個。別忘了喔,我會多派人看守阿涅莉。不過她比我還小耶,哥哥你有那種嗜好喔。」

  門在艾爾文大喊「見鬼!這是哪門子的誤會!」之前就砰一聲關上了。

  「看起來那個費里茲在你們之間還挺受歡迎的嘛。」泉水精靈抬頭望向青蛙王子。

  「哪裡受歡迎,不過就是個食客學者罷了。」艾爾文聳聳肩。

  「我的意思是,剛才說的那個,也有你想找的人跟你變成青蛙根本無關的可能吧?這樣你爸就沒有那麼糟糕了吧。」泉水精靈因為打開一本泛黃的書,被猛然冒出的霉味嗆得直咳嗽。

  艾爾文認真地翻著書,沒有回答他,但是問了:「提爾,剛才你老師說費里茲出身東部是吧?」

  「嗯?好像是的。不過東部我一無所知。查學校裡他的記錄如何?」

  「被你抓去拷問之前問過櫃檯了,沒有記錄。我第一個能想到的是那邊有個天然港。」

  這個泉水精靈倒知道:「伊雪港?」

  「對,就是那個。」

  「離叫做索恩的城市近嗎?」

  「伊雪港就是索恩市的港啊,為什麼問這個?」

  

  ※※※

  

  本來預期大概會是去東部邊打聽人邊向先前一樣遊山玩水的行程,第一站就讓他們打消了念頭。他倆離開伊雪港的水面後,才發現港口中滿是船隻的殘骸,附近的建築物也都是多年沒有維修的樣子,當地居民似乎也不太想理他們兩個。小時候曾經搭船來過一次、當時還生氣勃勃的港口變成這樣,王子再度受到了震撼。

  ──這樣好幾年囉。如果你是想找原來商會的人,他們都走了,可能去朗恩堡找到的機率還大點。井邊的婦人邊不耐煩地說邊打水。不過她一聽到費里茲的名字,馬上變了臉色,說不認識。

  「不過是表情很可怕的不認識,好像認識的話就會把他碎屍萬段的樣子。」王子嚼著紅蘿蔔條。

  「他在老家的風評這麼差啊?」提爾打開自己的筆記本,「老師提供的那幾個名字,附近的我都打聽過了,沒什麼收穫。」

  三人坐在研究室窗戶下方的地板上,旁邊堆滿了先前從費里茲家抱回來的東西。「不過在同樣的時間內,我們兩邊跑的距離也真是天差地遠了。」

  「沒辦法,畢竟是我嘛。」泉水精靈很得意地揉揉鼻子,被艾爾文順手賞了書角一記。

  「他以前的研究內容呢?那些人有提到嗎?」

  提爾搖頭。「不如說共通點是都回答『不知道海因哈德殿下叫他去做什麼』,就算拿院長的名號威逼利誘也沒用。」

  「太詭異了,他們倆到底是在搞什麼秘密實驗可以搞這麼多年?」艾爾文皺眉,「之前庫列爾也曾想獨佔玻璃技術,不過馬上就有人拿錢透漏消息了說。」

  「換句話說,真的就他們兩個人知道?」泉水精靈打開晚餐三明治的包裝咬了一口,「然後你們不是說那個什麼變化術要有天賦才能用,所以實質能用的人就只有費里茲一人吧?」

  「或者是實際上費里茲真的啥都沒做出來,不過看格列斯敦堡的反應,這個可能性不大。」艾爾文也伸手向野餐籃,但沒打開,只是盯著用烤過的葉子包起來的晚餐。「這麼說來,也差不多又到了去找葛麗特敘舊的時候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