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圖解泉水入門 (2)

  樹下閃動的火堆邊,三人各據一角,跳動的火堆中冒出陣陣香氣。這種時候泉水精靈自然也不會提起自己不必吃東西。

  「所以你居然沒準備逃生路線!」少年抱怨道。

  方才三人沿來時路逃跑,到了池畔才驚覺女孩沒辦法同兩人沿水路逃走的事實。最後又是女孩拿出另一個黑色的瓶子如法炮製讓城牆上出現一條裂縫,三人才順利逃生。

  「老實說,事情變成這樣完全不在我原來的規畫內啊。」青年丟了一小把樹枝進火堆:「而且今天狀況比上次還慘。」

  「上次?」少年咬下一口烤得表面酥脆、內裡多汁的肉質葉片,「你還來場勘喔?」

  「你說啥?」青年盡責地撥動柴火,「我變回人類之後第一件事當然是要回家啊,但沒想到我才走到大門口,所有衛兵都拔劍對著我……害我還以為我爸什麼時候把城堡賣給別人了。」

  少年在腦中整理了一下前後發言,咬了一口葉片然後才說:「你的意思是說,你是現任領主的兒子?難怪你知道地下通道。」

  青年看看自己,又看看張著眼眨巴眨巴的少女,在營火劈啪燃燒聲中,似乎聽到他嘆了口氣。

  「本來是啦,不過就如你剛才看到的,不知道為什麼已經不是了。」

  「不是因為你變成了青蛙嗎?」少年理所當然回應道。

  「我現在已經變回人啦!他們不是應該派輛車來敲鑼打鼓把我接回家嗎!」青年語氣急速上揚,「而且變成青蛙之後似乎是直接被扔到外面流浪,我記得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青蛙的時候,是因為發現我被一隻貓叼著跑來跑去……」

  泉水精靈毫不客氣地大嚼特嚼。「黑貓宅急便也送生鮮食品嘛。」

  「那是什麼?」

  「沒什麼。一言以蔽之,我們的青蛙王子現在無家可歸,對嗎?」

  青年拋出「我本來又不是青蛙!」的抗議,但似乎也僅止於此,氣勢一下子縮了下去。

  泉水精靈覺得他這副垂頭喪氣的模樣好像有點可憐,雖然不問世事的他對以上登場角色多少還有些存疑,不過感到此刻還是相信為妙。

  「那你說要去找的那個大叔……」少年望向似乎沒吃東西、一直埋頭苦寫的女孩。暗淡的火堆燈光下,隱約可見女孩書寫的媒材似乎是線裝的一疊紙。「變成了這個人喔?」

  「哪可能啊。」青年有氣無力回答,並且終於開始吃東西。「我只是認為那個人一定知道我變成青蛙後發生了什麼事,說不定還能幫我。」

  「那你到底為何變成青蛙?」

  「我也不知道,要問那個人。我只記得他跟老爸找我去,確實發生了什麼事就不記得了。」

  「你方便幫我介紹一下『那個人』嗎,還是說他的名字就叫『那個人』?」

  女孩終於把她在寫的東西遞給青年。青年接過後,邊看邊說:「那個人叫費里茲,本行是個化學家,沒有幫我上過課但我偶爾會拿書上的問題問他。」

  「同時也是個你說的那個什麼變化師?」

  「據我所知是。哦,妳是他的學生啊?」青年看了女孩一眼,「他失蹤了所以我老爸要妳來解讀筆記?」

  女孩點頭。

  「而且城堡還有了新的繼承人……」

  青年讀到這裡臉色一沉。少年聞言吹了個口哨:「鏘鏘,眾叛親離囉!」

  「你非得落井下石不可嗎?」

  「我只是幫忙摘要重點。」

  青年似乎無視他的回答,自顧自地翻著女孩的筆記:「變化還真大啊……總覺得變成青蛙之後連時間過了多久都不知道了。」

  而女孩並沒有再寫任何字,只是恢復抱膝姿勢,無聲看著跳動的火焰。少年自討沒趣,拿了根樹枝撥撥火,突然想到一件事。

  「喂我說……」

  另外兩人抬頭。

  「青蛙王子你說你被通緝,這個女孩又是現任的國王助手,萬一昨天那些人又發現闖進城堡拐走她的人是你,你不就死定了嗎?」

  女孩露出一臉擔心表情,好像在紙上寫了什麼,青年雙手掩面發出一陣長長呻吟之後才說:「沒關係,反正本來也沒好到哪裡去,就看著辦吧。」

  

  隔天早上少年醒來時,女孩似乎正在收集營火的餘燼,雙手染得黑黑的。她專心地不知道以什麼標準揀選黑灰後,裝進兩、三個昨天看過的小瓶子裡。然後她發現少年在看她,於是轉過來面對他。

  女孩拿出細頸水袋,小心翼翼地將水倒進瓶子,直到灰燼在整瓶水中載浮載沉,然後她盯著瓶子,指尖輕輕滑過玻璃表面。明明什麼也沒做,但瓶中的液體已經變成均勻的黑色,感覺和剛才的灰燼加水混合物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女孩塞上瓶塞,然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欸,你們在忙什麼?」

  昨天被稱作青蛙王子的金髮青年正一面把頭髮從臉上撥開一面坐起來。女孩把瓶身上還沾有點黑灰的瓶子遞給他看,青年看了瓶子幾秒,再度用狐疑的聲音說:「難道是昨天用掉的,你重新做了嗎?」

  女孩好像得到知音般猛點頭。

  「是喔。昨天謝謝妳救了大家。」

  「是救你好嗎?我才不需要。」泉水精靈打斷他的話。

  「是,兩位大恩大德真是難以言謝。」青蛙王子朝營火餘燼的方向移動過來靠近兩人,「那我們來討論今後的行程吧。」

  

  ※※※

  

  泉水精靈探頭出水面,正面迎向旅伴兩人的目光。先前寫下自己名字叫阿涅莉的可愛女孩雖然沒說半個字,但眼睛發光的樣子讓泉水精靈自我感覺十分良好。

  「怎樣?」破壞他自我感覺的青蛙王子說話了。在自我介紹大會上好像說自己叫艾爾文什麼來著,總之聽起來就像是王公貴族的菜市場名。

  「沒有人,窗框破了一角,往裡面看到處都是一層灰。」

  「好,那我們就過去吧。不過雖說是天然水源,竟然連後院水井都能通真是厲害呀。」

  「你稱讚我我也不會高興的。」

  「知道了,下次我會省起來。」

  三人沿著稀疏樹林中的小路前去。這是一條蜿蜒在緩坡林間的路,雖然泉水精靈估計此地海拔不高,但也離先前的城堡幾乎有旅行兩周的距離。這段旅程的開支目前仍由王子支付──王子說他第一次進去時,在逃出的半路上借用了些城堡財產,讓少年忍不住又吐槽:「你順手牽羊的東西還真不少啊。」

  「誰叫有人要藏私房錢被我看到而且不知道要換地點呢?」

  至於會跋涉到此地,是因為當討論到行程時,女孩提議不如造訪費里茲本來的家,雖然重要書籍應該都被帶去城堡了,但也許會有其他線索。不過由於小屋離山腳下的學院重鎮巴赫麥亞不遠,為了以防萬一,泉水精靈還是能者多勞先替大家探個路。這就是泉水精靈剛才會從小池塘中冒出來的前因後果。

  「說到這個……」青年邊走邊說,「所以阿涅莉妳是在費里茲來城堡之前就當他學生了是嗎?」

  女孩點頭,但不像回答其他問題時那麼確定的樣子。

  「完全沒聽他提過還有妳這個門生呢。他住在格列斯敦堡的時候,妳都一個人在這裡?」

  這次女孩點頭相當有力。沒多久一爿老舊小木屋便出現在視野裡中,在樹蔭下仍是剛才那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女孩熟門熟路地操作門鎖推開門,她的隊員便也老大不客氣地踏進客廳。

  青蛙王子從書櫃上抽出一本書,然後因為揚起滿天灰塵而開始咳嗽。「哦哦,這裡有日記耶。」

  「看來很久沒人碰了,所以你們要找的那個費里茲什麼的,逃跑後應該是沒回來過吧。」泉水精靈隨手掀起攤在地上的一疊地圖,覺得這個房間跟塔頂的房間還真像。「常有人來拜訪妳老師嗎?比較熟的朋友什麼的。」

  女孩快速在紙寫下:我到這裡以來,只有來請教老師的人。在那之前的事情我不曉得。

  「有的話多半是老朋友或學生接濟他吧,這麼看來還是得拜讀日記,那我就不客氣了。」艾爾文一面說一面打開一本邊緣參差的線裝書。

  「這裡的東西可以帶走嗎?」泉水精靈把地圖整疊搬到桌上,地上還有幾張發黃的紙,密密麻麻寫滿他不懂的文字和算式圖解。「我可不想住在這裡喔。」

  似乎像是回答,阿涅莉把一本書舉得高高地遞給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