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圖解泉水入門 (1)

(1) 標題跟內容好像沒什麼關係,但我實在想不到好標題了
(2) 實際文章沒有分章節,是為了要貼blog才臨時分的

大致上來說又是一部為了寫我想寫的設定而暴走的我流娛樂小說,請不要期待有什麼有腦的東西(喂)
還請隨意瀏覽!


────────────────────────────

  草除得短短的平地上,一顆金球直直向前滾去。不久球後方出現小女孩拉著洋裝長裙奔跑的身影,但在小女孩追到以前,球噗通一聲掉進了水池裡。

  小女孩哇一聲跪坐在岸邊。但很快,一個青髮藍眼的身影從水中升上來。小女孩愣愣地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一身奇裝異服難以形容的青髮少年。少年抬起自己的兩隻手,用沉穩的聲音說:

  「妳掉的是我左手這顆金球,還是右手這顆銀球呢?」

  

  「然後呢?」

  盤腿坐在草地上的青髮少年神情愉快,「我把她的金球還給她,她就高高興興回去了,助人為快樂之本嘛。」

  「在那之後呢?」

  「那之後?」少年眨了眨眼才回答:「噢對了,過了幾天開始有隻綠色的青蛙每天跑來踹我兩腳,不過後來青蛙被我長官帶走之後我就不知道了,只聽說滋味不錯。」

  剛才到現在一直坐在少年面前聽他說故事、擁有一頭柔軟金髮的瘦高青年,突然一把抓住少年的衣領。

  「果然沒錯!」青年似乎相當激動,「當初的泉水精靈就是你!」

  被對面的人這麼一喊,少年呆張著嘴,似乎完全狀況外:「呃……請問您是哪位?」

  青年仍緊抓住少年的衣領,微微低頭,回答的聲音無比沉痛:

  「我就是那隻青蛙!」

  

  ※※※

  

  半輪明月已悄悄升到樹梢,佔據整個丘陵頂端、圍牆厚實、內部數棟大型石造建築物井然矗立的城堡角落,一高一矮兩個人影緩緩地從水池中冒出。比較矮的那個還嘀咕著:就算當過青蛙,能在水裡待這麼久根本沒道理嘛。

  「噓。雖然這裡是最遠的角落,衛兵還是有可能會巡過來。」高的那個人影低聲說,就著昏暗月光勉強可以看出他是先前的金髮青年。

  「反正我可以從池水逃走,你等著被熬湯吧。」他的夥伴看起來是先前那位青髮的嬌小少年,一面說一面抬頭仰望有些距離處高聳的石塔。「居然還得讓我幫你溜進來。」

  「全國的泉水底下都是連在一起的我也是現在才知道。」

  「順便記住我可是一國只有一個的泉水精靈。」自稱是泉水精靈的少年回想起剛才自己是如何屈從於淫威之下,不禁悲從中來。青年一開始是這麼說的:

  「我被你害得可慘了,你得負責,幫我個忙。」

  少年聞言當然馬上拒絕,對方隨即掛上人畜無害又兼閃閃發光的笑容:

  「不要嗎?換個問題好了,自從那個拿到三把斧頭的傢伙離開,你的日子過得如何呀?」

  這個問題一瞬間讓許多悲痛的回憶甦醒,但少年馬上強硬回答:「沒、沒問題的!這裡很難找!」

  「是嗎?如果你不幫我,我就把到這裡的詳細地圖畫出來匿名投稿到格列斯敦的公告欄,讓全領地的貴族都知道喔?」

  

  「所以說,」少年一面跟著青年躡手躡腳行走在建築物的陰影裡,「我們到底來這幹嘛?」

  「我有事要找那邊的人,」青年隨意地朝上方指了指,正是高塔的方向。「那裡面住的是海因哈德殿下重金禮聘來的變化師。」

  「這樣的話會有人看守吧?」

  「會,而且老實說情況比有人看守更糟。」

  金髮青年才剛輕描淡寫地說完,突然不遠處的樹下刷一聲亮了起來。幾名衛兵高舉火把指著兩人這邊大喊,兩人第一個反應是轉身就要逃,但跑還沒幾步,「咻」一聲,一支箭赫然插進青年正前方的地板上。

  「快跑!」青年用力推著在陰影裡的少年,他要回頭說話又再被向前推。第二、三支箭插到兩人身邊時,少年被一把拉過轉角,然後覺得腳下的地面一軟──兩人就這麼落進了「下方」。

  「這是哪?」少年在一片黑暗中從地板上起身,才發現自己正好壓在青年的臉上。青年一面咕噥一面站起來,指指隱約漏出微弱光線的前方:「除非他們有翻修城堡,不然這條通道走到底應該可以連到樓梯。」

  「你來過?」

  「以前常來探路。」

  狹長的通道尾端果真如青年所說,是一扇鐵格子門,門後有道樓梯。兩人互看一眼,同時伸手向門。

  「進來是沒問題,但等一下如果被追上怎麼辦?」少年邊跑上樓梯邊不安地問道,得到的答案卻是「只能原路出去,所以動作要快。」

  「你有聽過一個俗語叫做甕中捉鱉嗎?」

  「沒關係我是青蛙!」

  不知不覺通往上方的細長螺旋樓梯已經來到盡頭。泉水精靈從上方的出口探頭一看,出現在眼前的不是想像中的陰暗閣樓,而是點著昏黃燈火、皮封書籍散落滿地的小房間。地板上滿是紙張,在書堆中一名女孩屈身抱膝坐著。

  「──咦?」隨後上來、自稱本是青蛙的青年發出疑惑的聲音。

  「不是你要找的人嗎?」

  「地點是沒錯,但這裡應該是裝了個大叔啊。」

  面前的人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名大概十一、二歲的女孩,她倏地站起身,但仍縮著身體注視兩人。青年連忙揮手:「沒事沒事,我們開錯門了,現在就下去。」

  聽到這句話,女孩的反應卻是站起來撲向青年。被只有自己一半高的女孩緊緊圈著腰的青年,愣了幾秒鐘後轉頭面向泉水精靈,一臉嚴肅:

  「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泉水精靈大吼:「你給我從窗戶滾出去!」

  「對喔,要逃走。」青年如夢初醒:「那妳呢?」

  女孩點點頭,飛快抓起一旁漲鼓鼓的斜背包,又抓起一卷紙塞進去。青年一把抱起女孩,緊跟泉水精靈衝下樓梯。還沒跑到底,就聽見下頭傳來吆喝聲;青年朝小窗外探頭,然後對少年說:「底下有樹叢,但窗戶太小了。」

  「你真的要變鱉了。」

  「不然你們應該能從窗戶出去——」

  一直默默聽著的女孩從背包中拿出一個小瓶子,然後對青年打揮手後退的手勢。

  底下傳來的聲音已經清晰到可以聽出「抓到賊會加菜嗎」之類的閒聊,女孩「波」一聲拔開軟木塞,把裡頭焦褐色的液體往窗邊一潑。

  液體緩緩沿牆流下,女孩再伸手輕輕一碰,整面牆立刻碎裂一片。

  同樣的動作再重複第二次時,牆上遽然出現能容一人通過的大洞,青年立刻抱起女孩朝外跳下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