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圖解泉水入門 (3)

  半個時辰過後,泉水精靈腳邊已落起一座小山。阿涅莉還在逐一檢視疊在角落的書,青蛙王子出聲揮手叫他。「喂,你看這個,認得嗎?」

  泉水精靈湊過去,對方手指著日記某頁角落一個小小的星形符號,特殊之處是輪廓線重複二次,正中間打了一個歪七扭八的勾。

  「是化學家聯誼會的符號,我曾經考慮要加入。」青蛙王子快速翻過幾頁,指出重複的符號:「看來他原本是聯誼會的人,日期應該是每個月開會的日子,至於他後來還有沒有去,我實在是沒印象。」

  「即使是這樣,以前他在那應該有朋友。」

  「沒錯。有幾個名字都出現好幾次,從誰開始下手好呢……」艾爾文盯著日記的頁面碎碎念時,阿涅莉捧了一個木箱子回來。裡面是整整齊齊兩排小瓶子,裝著各種顏色飽滿的液體。阿涅莉的表情寫著「可以帶走嗎」。

  「帶呀,諒他也不敢回來拿。」

  「容我提醒你,行李超重的話很難逃跑喔。」

  青年嘖了一聲。然後他突然盯住窗外不動,雙眼發直。

  「怎麼了?一臉見鬼的樣子。」

  「阿涅莉,這裡有地窖嗎?」

  少年順著青年的視線往遠方看去,林木間似乎隱約出現身著披風正裝的人影。

  

  只能勉強看到手指的地窖中,三人坐在冰涼地板上,屏息聽著頭頂上此起彼落的沉重腳步聲響,少年估計大約有十個人左右。根據來自塵世的兩位同伴指認,那群人是領主(也就是王子他老爸)的騎士,因此必須躲起來也是非常合理的。

  現在地窖中惟一光源是女孩手中握著不知道名字而正微微發光的植物,但她居然還能繼續寫字。

  ──我還是跟他們回去好了,這樣你們才會有比較多時間去找老師。

  青年對這行字的回應是用氣聲說:「這樣沒問題嗎?」

  ──老師的手記還沒解讀完,我覺得應該沒問題。如果真遇到危險,我會想辦法逃出去。如果找到老師,請拜託勸老師來幫我。

  「這是當然的,我想他也不會要讓一個小孩來擔他的責任吧。」青年喃喃回答,「不過妳說的危險是什麼意思?」

  女孩飛快運筆留下一行字:

  ──我老覺得他們要我解讀老師的文書時,是要趕在什麼東西前面。

  

  ※※※

  

  少女承諾若發覺有什麼事要發生,會把塔上燈光的顏色換掉後,要兩人先躲進地窖的箱子裡面,才回到地面上去。隱約可以聽到對方問她是不是跟艾爾文殿下在一起,然後又是質疑的「真的?」,最後拋下一句「算了」,聲響逐漸遠去。

  「很明顯阿涅莉跟你的重要程度不成比例。」少年用比剛才更快的速度掃過書架上的書,「咦,她沒帶走那個盒子。」

  沉重的木盒還放在地上。少年打開蓋子,發現好像少了幾支玻璃管。

  「那我們要拿走嗎?雖然沒辦法用。」

  「要拿的話也拿個別的東西裝吧。」

  盒子中的玻璃管每支顏色都不同,而且盡是些如青藍色、亮桃紅這種自然界難得見到的顏色。少年完全不懂這些顏色的意義何在,抬起頭看見青蛙王子正皺著眉頭讀著筆記本。

  「怎麼,有什麼新發現嗎?」

  「看不出來……這邊十幾頁全都是在講他調配各種可能成為金色的染料,這些人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那他有成功嗎?」

  「不懂,但我猜沒有吧,不然就不會把日記留在這裡了。」

  少年點頭同意。「不如我們搜刮幾本書,然後溜進城裡去看一下吧?」

  這個提議換來的卻是青年回望著他陷入沉默。被看得渾身不自在,泉水精靈先拿手上的書敲了對方頭一下才說:「你又哪裡有病了?」

  「不……我只是突然發覺,你為什麼會這麼投入啊?」

  現在兩人都陷入沉默。然後輪到泉水精靈大喊:「對喔!仔細想想我打從一開始就根本沒欠你啊,你把不到小女孩怪我囉!」

  「嗯,你真是個好人。」青蛙王子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深得此理般地猛點頭。

  「再見,我現在就要回去工作了……」泉水精靈轉身朝門走去。青年連忙抓住他:「我只是開玩笑的!拜託你再幫我一下吧!」

  「是嗎,」泉水精靈挑起眉毛,「還有什麼瞞著我的快招一招。」

  「騙你什麼?」

  青蛙王子一臉狀況外,「我說的都是實話啊,你不是應該知道嗎?」

  「應該知道?」

  「你不是會測謊嗎?就是那個啊,來找東西的人。」

  泉水精靈搖頭:「那種東西誰會啊,我用眼睛看就知道什麼東西掉進水裡好嗎。」

  出乎意料之外,這個回答似乎讓青蛙王子相當動搖。少年不解地問:「有什麼好震驚的?」

  「我……」青年又恢復垂頭喪氣模式,「本來想說跟費里茲見面的時候你就知道他是不是說真話了。」

  「是喔,原來你當初找我是為了這個目的啊?」

  泉水精靈露出看好戲的表情,「我還在想說你看到我可以從泉水穿越空間時幹嘛那麼驚訝。」

  「那個的確是很驚人啊,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怎麼辦到的嗎?」

  猛然被這麼一問,泉水精靈也想不起來,畢竟他一直都悠然自得地生活在水底下的異世界狹縫中,不時透過泉水悠遊世界各地,倒從來沒質疑過這個彷彿開天闢地以來就存在的世界是怎麼回事。他摸著下巴嗯嗯唔唔了半天,直到青蛙王子打岔:「算了,當我沒問。」

  

  ※※※

  

  泉水精靈小心翼翼地從巴赫麥亞學院後院的水井探頭出來,他也已經換上一般市民服裝。離費里茲居處不遠的巴赫麥亞位於山腳下,離首都或商運繁忙的港都都有段距離,本身的規模也不大,不過(據青蛙王子所說)卻是克雷境內幾個學術重鎮之一。至於這裡有個水井可以當做出口,則是費里茲的日記提供的情報──「後門外水井的水不能喝,一行人都腹瀉好幾天」。

  他轉身對著井口說:「出來吧,帽子別忘了。」

  青年這才跟著從井中現身。

  

  在青年跟來之前,泉水精靈當然有先行前來鎮中探路;他用若無其事的口吻和青蛙串烤攤位的老板娘閒話家常幾句,確認城內沒有戒備森嚴二十四小時在拿著海報尋找王子,順便跑去市場添了兩件二手外袍,才回頭要王子過來。在市場帳棚中閒逛時,他還因為一身旅人裝扮被拉著問東問西,而他沒辦法提供任何新聞讓問的人相當失望。不過在市場倒也有收穫,他找到了個專賣玻璃器具的攤位,從餐具水瓶到看起來就像是研究室用的高技術產品一應俱全(雖然規格不若他在異世界見到的量產品那麼整齊),灰髮老闆得意地說明他和好幾個手藝高超的工坊都有合作,巴赫麥亞的化學家們當然也不意外是他的顧客。

  「那你有聽過一個叫費里茲的人嗎?他好像住得離這不遠,不過可能離開此地有好一陣子了。」

  老闆想了一段時間才回答:「是索恩市來的費里茲嗎?」

  「我不知道他老家在哪,只知道他有陣子去幫海因哈德殿下做事。」

  「哎呀,那就是他啦。他以前常跟我訂東西,去格列斯敦堡之後也會要我送過去,不過那是好久以前了……最後一次收到他訂單大概是三、四年前的事了吧?」

  少年一面在心中拼湊著年代一面應道:「怎麼,飛黃騰達後就不要合作夥伴了?」

  玻璃店老闆敲了敲桌子。「飛黃騰達?看來你應該不認識他吧。」

  泉水精靈坦言只是聽說有這麼一號人物。老闆搖搖頭,沒說下去,不過倒是相當好心地告知了些可能認識費里茲的人,只是附加一句他們不見得會理你。

  「照老闆證言的前後脈絡推斷,費里茲的訂單斷了的時候,應該是他在格列斯敦發生什麼事了。」艾爾文把剛得到的消息註記在從小屋偷來、還沒用完的手記空白頁面,這是泉水精靈用他的行李容量帶來因此得以保持乾爽的東西。「記得在城堡生活時他看起來很自在,也就是說我至少在四年前就得變成青蛙?」

  「節哀順變。」泉水精靈雙手合十做了個祈禱的姿勢,換來被敲頭。

  「那麼老闆提供的名單跟費里茲自認是朋友的人有重疊嗎?」

  「有。」一人是窮學者海姆特,另一人康拉德現在已經是學院院長了。兩人一致同意窮學者聽起來比較容易見到,不過真到了學院的訪客櫃台,還是被拒於櫃台外。本來笑臉迎人的少女聽說兩人是想找學校老師的來路不明人士,態度一下子冷淡下來。兩人退而求其次想打聽費里茲,自稱是新來的少女翻閱索引查無此人,更加露出狐疑的表情。直到她聽到變化術一詞後,立刻跑離開了座位。兩人還來不及思考是否要逃走,少女就帶了個高高瘦瘦、穿著學者袍看起來像學生的男人回來。

  「學長!就是這兩個人!」

  「等一下!我們只不過是問個問題而已啊!」

  兩人被幾名男性學生夾擊帶進會議室之後,只有最先來的那位留下來。會議室中只擺了一張樣式簡單的四腳木桌,外加幾張連椅墊都沒有的木椅。男學生削得短短的頭髮看起來有點嚴肅,而且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請……請問……」仍然戴著軟帽遮住頭髮的青年開口,「我們做了什麼有違本地風俗的事情嗎?」

  「我叫提爾。」學生冷淡地報了名字,「兩位旅人搞不清楚狀況也就罷了,但請不要給我們帶來麻煩。」

  「麻煩?」少年不解,「是說我們要找費里茲,還是難道說是變化術?」

  「你們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好像完全不知情的樣子?」

  會議室的門打開了,出現一位看起來上了年紀、同樣穿著學者袍的男子。他一面說著「剛才說的訪客就是在這裡嗎」,視線一面移到兩人身上。不過完全出乎少年意料之外,老先生的反應居然是先衝過來一把摘下青年的帽子,然後瞬間跪地行禮:「艾爾文殿下!」

  「艾爾文……他是王子?」提爾慌慌張張地跟著做。

  「不必、兩位請快起來!」艾爾文三兩步扶起老先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