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日 星期六

命題作文:極地旅行

  帶點紅色的白光從百葉窗縫透進室內,納特心想若拉開窗簾或許能看見橙紅色的太陽依然徘徊在地平線上吧,畢竟現在是永晝季節。他默默坐在靠窗的四人桌,就這樣盯著窗戶瞧,直到節目助理的聲音叫住他。

  「教授,喝咖啡嗎?」

  年輕女性助理笑瞇瞇地端來兩只冒著熱氣的馬克杯,外套肩膀附近被雪水弄濕的痕跡似乎還沒乾透。「哇!好不容易終於大功告成啦!雖然想說應該開罐啤酒,不過酒還是等晚上慶功宴再喝吧。要吃東西的話跟我說,我去拿。」

  「謝謝。」他接過杯子,但婉拒了零食。助理在他對面的位子坐下:

  「晚上老大邀了在基地的全部人!史考特─阿蒙森那邊還打了嫉妒電話過來,說他們今晚也要自己跳個舞。」

  「現在在那邊的人……」納特腦海中浮現幾張面孔,「嗯,的確有幾個超愛派對的傢伙。」

  「真是嚇了我一跳呢!總覺得科學家都很嚴肅,尤其又在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話說個不停的助理終於停下來喝了兩口咖啡,「這次真的是非常感謝教授鼎力相助,明明有很多事要做還協助我們拍攝節目。而且教授說故事真的是倒背如流啊,我們事前也是做了很多功課,但還是覺得輸了啊。」

  「過獎了,你們也真的是很用心,我覺得工作人員每個都好興奮啊。」

  「那還用說!這次的工作人員都是要付錢也願意來的唷!」助理朝自己的臉比了個拇指,「不過若真要我自掏腰包,我三輩子也來不了啊,嗚嗚。」

  「真是幸運。」

  「就是啊!敬我們的金主冒險家頻道、南科本大學、還有獨力穿越南極大陸的奧斯蘭先生!」助理一臉認真地舉起杯子,納特也笑著應了一下。「而且還有金主買單的慶功宴美食!說真的,這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坐C-17呢。」

  「莉莎,到處都找不到妳,原來是在這裡煩教授啊?」

  已經成了熟面孔的另外兩人也端著餐盤走來。無視助理揮手大喊「別來打擾我跟教授啦!」,兩人也笑嘻嘻地在空位坐下。來回一番寒暄後,攝影師放下吃麥片用的湯匙:「不過教授真的很熟悉南極冒險的故事呢。」

  「這我剛才講過啦!」助理用杯子敲了兩下桌子。

  「教授是因為喜歡南極冒險才決定要來這邊的嗎?」

  「嗯?」納特稍微想了想,「這麼說似乎也沒錯……當年好像是這樣才決定拿退伍助學金去念地質學的。不過真的能得到來南極研究的機會,這倒是想都沒想到,還好我平常勤練身體。」

  「哦?教授以前是軍人?」

  「很年輕的時候。」

  「那教授,我們節目這次介紹的冒險家當中,最喜歡哪一位呢?」

  「你們猜?」

  「我先猜!」助理立刻舉手,「絕對是史考特隊啦!我早就這麼認為了,不然再怎樣也不可能連隊員在小屋睡的床位都記得吧?」

  其他兩人好像非常同意似地大笑起來,反而搞得納特有點不好意思。導演擺擺手要夥伴停下來,「看來教授喜歡悲劇英雄囉?」

  「說喜歡好像倒也不是,該說不知不覺中就被他的故事吸引嗎?」

  「哦!這我懂我懂。」攝影師雙手抱胸猛點頭,「我在家讀資料的時候,也是既想把上校抓來打一頓,又覺得他的日記好感人啊。」

  「我的話,想打上校多一點吧?明明是這麼危險的任務,為什麼不找更有極地經驗的人來幫忙規畫呀?結果害得同伴都喪命了。」助理雙手抱杯子,長嘆一口氣:「就算說留下這麼多科學資料,在離補給站十一哩的地方全軍覆沒……」

  「莉莎,妳這就叫做後見之明。」

  助理搬出一堆文章為自己助陣,和攝影師你一言我一語地爭了起來。納特看著鬥嘴的兩人,不禁莞爾一笑。

  三十年前,的確,他一眼便為史考特上校所留下的最後幾個字著迷。那時他躺在醫院裡,看遍了所有不知道是誰帶來的書。那時他有非常多時間,想像上校一路失去物資、交通工具還有半夜偷偷離開營地便消失無蹤的同伴,不斷寫下詛咒命運的文字,終於在最後掙扎留下「願上帝保佑我們的人民」這一行字時的心情──

  ──為了要活下去,一切必須都是因為運氣,不能責問自己是否做了無數錯誤選擇,否則自己一定會崩潰。

  現在,他認為自己或許可以想出這樣一個解釋。

  因為自從越南回來後,他沒有一天不在問自己同樣的問題。

  在胸中苦澀一笑,他和同桌的人同時舉起杯子,敬那位素未謀面的冒險家。



〈完〉

※本故事純屬虛構
--
是朋友半年前丟給我的題目 冏!
這篇其實也好很久一直想改,但沒有精神力改了,有機會的話再寫成比較長一點的小說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