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日 星期一

TAG: 川床、編譯器

TAG: 川床、編譯器

  「即使站在橋上還是爆炸熱啊!日本人根本騙人嘛。」
  穿著背心、看起來像大學生年紀的男生往漆成紅色的欄杆上趴下去,然後又瞬間彈起來。他的夥伴聳肩:
  「日本人的川床是河水會流動的吧?這湖只是一攤死水而已。哇,這麼髒的水居然還有魚。」
  「這些魚一定活得很不爽。」
  「你又不是魚,哪知道魚活得爽不爽?」
  「我看就知道了好嗎!」背心大學生轉向他的夥伴,張開雙臂、彎曲十指像是想抓住什麼東西的樣子:「誰活在這種地方會開心的?」
  「那是你自己這麼覺得吧?你又沒問過牠們。」
  「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沒問過牠們?」
  「是喔,那牠們怎麼說?」背心男的夥伴打開手上的鱈魚香絲包裝,抽出兩條放進嘴裡。
  「說餵牠們的人很難溝通,吐司邊很難吃。」
  「什麼嘛,要求真多欸。」
  背心男向同伴要了一根鱈魚香絲:
  「你為什麼不吐槽我跟魚說話?」
  「因為我相信你能做到。」同伴望著水面,面無表情地嚼著零食。
  背心男做出咬牙切齒的表情,然後搶過包裝抽了一小把鱈魚香絲才還給對方。「人跟人果然無法互相理解。」
  「別難過,我本來以為你只能跟液晶溝通,今天發現你還有跟魚溝通的才能已經很不錯啦。」
  「你不覺得液晶的世界很美好嗎?」背心男用彷彿握著麥克風的姿勢握著那把鱈魚香絲,「人類跟電腦可以心靈相通,因為電腦的世界是人類創造的。」
  同伴咬著零食回答:「要吃就快點吃,不要拿來玩。」
  「電腦的語言也是人類創造的,靠著一串零和一的組合就能讓它完全聽命行事,這才是人類追求的百分之百的理解!」
  「不要再揮那把鱈魚香絲了。」
  「三次元一定也是這樣,這個世界一定也有一個只要懂了就能和萬物溝通的語言。所以理論物理學家才要尋找M理論。」背心男把右手舉到空中:「這個世界運行的四種基本作用力其實都能以同一串零跟一來表達,我們只是一直找不到那個能夠轉換的終極萬有理論而已!」
  背心男保持著最後的姿勢不動,他的夥伴則仍然面無表情地嚼著鱈魚香絲,丟著背心男停在那邊好一會兒才接話:
  「這麼說來,莊周你compiler(編譯器)作業交了嗎?」
  「還沒啦。」
  背心大學生用力揉了揉自己的一頭短髮,然後雙手插在褲子口袋中頹然下橋離去。
 
--
偶爾也想拿我壓根不懂的弦論來胡言亂語啊。
當初看到川床關鍵字就很想寫莊子,然後就放了這麼久。
終於把關鍵字寫完了!請好心大大再隨便施捨我關鍵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