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平行反應+(1)

※本文是經過原作者季堤同意,把季堤家的角色集體送去平行世界的衍生作品。
但也經過原作者同意,以即使沒有看過原作應該也能看得懂的半自創方式撰寫,還請多多指教。

(1)
  
  震耳欲聾警報聲中,馬路兩旁店家接連放下捲門,金屬摩擦、撞擊地面的悶聲此起彼落,方才仍車水馬龍的午間道路轉瞬間已完全沒了應有的朝氣。
  停滿無人車輛的十字路口響起少了些人味的高音女聲。
  「請不要離開室內或開啟窗戶,第三次廣播,請不要──」
  廣播語音未落,整個街區便沒入巨大的圓形影子之下。
  
  ※※※
  
  「這敵人顏色還真漂亮。」少年感嘆。
  這個狹窄的圓球型空間,似乎正好能容納坐姿少年伸直雙腿、穩穩踩進底端裝有踏板的兩個長型凹槽裡。日光自約有三分之一圓周廣度的弧形視窗照進球裡,使少年的瀏海在臉上投下深深陰影;少年身軀被狀似防彈背心的裝置固定在一張皮面座椅上,椅背則與球型空間的壁面結合在一起。
  「知道你是第一次,所以來個殺必死嗎?」狹窄空間中響起稍微成熟一些些的男性聲音:「但這傢伙還真大,有沒有半個嘉義市大啊?」
  從少年的觀景窗向外看,正好可從空中俯瞰一整個街區,櫛比鱗次的建築物全被巨大的橢圓型覆蓋;製造出陰影的元兇正是乍見如電影中外星人幽浮般的巨大圍棋狀圓餅,表面如馬賽克拼磚般嵌滿鮮豔的七彩色塊,不停變換形狀及顏色,說起來也有些像巨型LED看板廣告。
  觀景窗的正中央冒出矩形框框圈住彩色圓形物體,跟著閃出幾行字:編號己巳,可視時間累計3分34秒。
  「真不方便。」只能聽到聲音的夥伴接話:「為什麼敵人不動我們也不能先攻啊?」
  少年苦笑兩聲:「先問為什麼敵人不動時就摸不著吧。」
  「快點動吧,我想早點回去寫報告啊……」
  「學長,我還得考基測呢?」
  「啊……說得也是啊,你真辛苦。」夥伴的聲音說:「司令他們在想啥啊,居然找國三生來當駕駛員。」
  「聽說是一時找不到其他適合的人選?」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我總覺得有鬼。」
  「什麼意思?」
  少年的問題才剛問完,圓型物體再度變色。少年雙手握緊座位兩側的反饋桿,瞪著彷彿有鮮紅色液體在酒紅色表面上流動的巨大圖型。然後他聽到夥伴說:「喂,劉遠澄,待會我先過去,你在那裡準備。」
  「了解。」少年沒移動視線。
  「看看能不能我解決,不行的話就你負責『上載』吧。」
  「了解。」
  話音甫落,少年右手邊大樓後方即出現一座幾乎與十層大廈等高的直立物體 ──那是個彷彿由無數銀色金屬條交疊纏繞成的二足步行機構,身體部分像是下段被緊捏過的圓柱飯糰般呈前後膨起、上寬下窄的瘦長五角型,左右兩個「角」各垂下一條金屬條紋纏成的手臂,從底部兩個角往地面延伸的腳尖稍微浮在空中,而頭頂正中間的那個角當中,嵌了顆會反光的「眼睛」──正和少年自己所乘坐的這台機器完全相同,是圓球型的操縱室所在。
  基地對機器人的代稱是一律是「繭」 ,他想身體的部分確實是還挺像漫畫裡的蟲繭。
  不是夥伴的另一個女中音,從少年的腦袋後方傳來:
  「羅晏、劉遠澄,進入攻擊模式。」
  兩人異口同聲回答:「了解。」
  「敵人背上長了個尾巴,似乎要動了──」
  在少年螢幕角落的子畫面上出現貌如蘋果梗的形狀同時,空中的鮮紅色圓餅自視線裡消失。夥伴充滿怒意的聲音傳來:
  「上哪去了!」
  女中音打斷通訊:「別動!能量圖譜分布沒有變化!」
  「隱形嗎?」
  「原地注意!能量密度上升了!」
  視野裡一瞬間閃出紅色圓形的輪廓,下一秒異常強烈的白光讓少年反射性閉上眼。再度睜開眼睛、遊走在面前的殘像也消失時,敵人變成了黯淡深紅色,而位於其下的街區像是被潑了什麼能夠瞬間腐蝕建築物的東西一樣,浸泡在血鏽色光暈裡,並隱約可見此處彼處崩塌,揚起陣陣煙塵。
  少年吞口水,咬緊牙關。他曉得這還有救,只要快點結束戰鬥,就可以利用自己所乘坐的「繭」的機能將那些地方回復原狀──前提是動作要夠快。
  「兩個人聽著。」女中音說:「基於分析到攻擊後總計5分33秒24的能量記錄,現在就把變化模式預測值傳到繭上。基地會持續更新預測,你們要緊盯數字。」
  「了解。」
  觀景窗右手邊跳出了個波型圖,不過劉遠澄聽說過圖案不重要,圖型下方預測攻擊時間的倒數計時才是重點。第一排大數字顯示01:25:00,第二排小數字是04:50:00。
  他盤算若這兩回我方攻擊都失敗的話,剛才被攻擊的民宅就會有危險了,不能拖下去。同時,夥伴的銀色機體手上已冒出雙手合握的巨大長柄刀,站定有如標槍運動員準備起跑的姿勢。
  設在座位兩側、他駕駛時總是緊握住的反饋握把一震,表示自己機體的武器也已就定位。他的機體手上握著把來福槍,不過武器其實怎樣都好,訓練時他就已經曉得這只是視覺媒介而已。
  夥伴邁開大步向敵人衝去。
  圓型物體再度開始像漣漪往外擴散般閃動鮮紅色的圈圈,看來這是這位敵人即將活性化的徵兆──
  下個瞬間,劉遠澄感覺全身被向前拋了出去,但同時又仍然被安全裝置緊抱在椅子上。駕駛艙照理來說會讓駕駛員免於遭受物理衝擊,他握緊反饋握把,納悶難道這次連機體都無法承受嗎?
  唯一對外的窗戶只能看到一片鮮紅色,而有種奇怪的感覺從胃裡湧起。
  那種感覺就像遇到什麼非常、非常愉快的事,讓他興奮得想放聲大吼、瞪大眼睛、向前邁步狂奔;腦中一片混亂,眼前有無數人影跑過,其中兩人轉身向他走來,一人向他伸出手──
  「劉遠澄!」
  駕駛艙內的聲音讓他從狂喜的頂端一瞬間落回現實,駕駛艙裡只聽到自己喘氣的聲音。觀景窗外已經恢復成原先的街道風景,空中的圓餅現在整顆變成黑色,螢幕上倒數的數字分別是01:30:50和02:30:00。
  「劉遠澄,你沒事吧?」
  連續喊了他兩次的這個聲音不是羅晏,而是此刻人應該在基地裡的宋毅承,他的學長兼地勤夥伴。劉遠澄把右手從反饋握把上放開,撥開垂到眼睛上的頭髮。「我沒事。剛才是怎麼了?」
  「你被那傢伙伸手打中了。」
  「是喔,原來如此……」劉遠澄擠出笑聲,完全不能想像那顆餅伸出手是什麼樣子,「好像比預測的早了點?」
  「對,我們做了修正。你直接準備『上載』吧。」
  「了解。」
  反饋握把微微振動。劉遠澄將手放回握把上,然後深呼吸,緊緊抓住握把。他稍微抬眼盯著那個黑色球型,開始在腦海中描繪已經在模擬戰中成型過數次的「連結圖式」。
  浮現在他腦海的圖式恍如密密麻麻的印刷電路,然後數道青藍色光線各自沿著複雜線路衝到另一端點──在光芒同時碰到終點的瞬間,手裡的握把猛地震動。
  橫長窗景突然向上下四方擴展到超出視野,景色有如加大了對比、濃度般異常鮮明,他感覺幾乎可以分辨建築物上的每一塊格子磁磚。敵人身上的鮮紅色快速閃爍,他屏住呼吸,盯著色澤過於刺眼幾乎無法直視的友機,開始在腦中描繪青藍色光線從自機肩頭同時迸出、劃過天空並旋轉著包圍友機的模樣。
  00:05:??、00:02:??、00:01:??──
  所有數字變成0的瞬間,駕駛艙內變成了青藍色。下一刻,世界成為只有黑白二色的平面剪影,由鋼筆畫般黑色細線纏成的友機拖著影子騰空跳起、舉刀劈向空中的黑色圓影,黑影應聲被切割成兩半,如同紙片般蜷曲落下。
  世界再度變回彩色。
  雖然自機沒動,劉遠澄卻感覺自己深深落進了椅子當中,雙手陣陣刺痛。
  
  ※※※
  
  在基地巨大的地下室空間中,掛在天花板下方角落的休息室,是劉遠澄離開繭之後固定會待上好一陣子的地方。雖然現在觀景窗是一片黑色,但他曾從空橋上從頭到尾看過一次,所以曉得自己自己乘坐的這「繭」正像果凍融化般軟綿綿地埋在休息室正下方的巨型收納槽裡,和戰鬥時一副現代金屬工藝的模樣判若兩物。
  不過幾分鐘前,他所駕駛的繭才剛回到槽中完成初期固定作業。那時,感受到身下傳來「喀」的一聲,他雖曉得是駕駛員該斷線離開的時候,但還有點沉浸於完成一件大事的感覺裡。他伸了個懶腰,才慢吞吞地開始在腦海中描繪斷線的電路。但就在那時,他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那不是長官、戰友或基地的夥伴,而是個陌生的女性聲音。那個聲音說:
  ──請等一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