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平行反應+(7)

(7)
  
  向有些年紀的解說志工道謝後,目送對方走向這棟日式木造平房的玄關,劉遠澄和宋毅承穿過走廊回到似乎是當做簡報室用的房間。空氣中滿是檜木香味,四面牆上都掛著給觀光客看的解說牌。劉遠澄席地而坐。
  「為什麼突然想來這裡?」宋毅承跟著坐下,傾身過來看劉遠澄從背包裡拿出來的地圖。隱約有解說員正在介紹嘉義歷史的對話從其他房間傳來。
  「昨天聽梁敬宏學長那樣說,想過來實地確認一下,正好也可以拿來交歷史報告……雖然我娘有點生氣地說『那種東西查書就好了』。」
  劉遠澄手中的地圖上,已有數個紅筆畫的圈圈,但他先翻到背面,用黑色原子筆在那張嘉義縣全圖上唯一的圈圈裡打叉。「這裡是中正基地。」
  昨天梁敬宏並未和兩人說太多話,只快速交代了兩件事。首先,梁敬宏叫劉遠澄接到指示進入『上載』狀態時,要特別小心周遭的狀況,他懷疑中正基地的災難不是單純被敵人攻擊而已;接著,梁敬宏要劉遠澄去弄張地圖來,不過話才說到這裡,江儷芠就和汪主任並肩走進休息室了。梁敬宏和顯然認識他的兩位女性打過招呼,很自然地說聲還有事就離開了。
  「看地圖的話,離我們這裡還有段距離啊。那另外一面的圈圈是什麼東西?」
  劉遠澄翻回正面那張被做了很多記號的嘉義市地圖。
  「地藏王廟、舊監獄、農試所跟植物園、北門車站、林管處、市政府、布袋港,」他一面唸一面用筆尖逐一指過去,「還有舊酒廠。」
  「舊酒廠……」宋毅承摸摸下巴,「對了,那天汪主任是不是特別在意舊酒廠啊?」
  「對啊,我也記得她說了『居然是舊酒廠』之類的話。」劉遠澄蓋上筆蓋,「怎樣,看出心得來了嗎?」
  宋毅承「呃……」了一陣子才回答。「一時半刻想不出關聯,不過這看起來根本就是觀光地圖嘛。」
  「對啊,大半是古蹟。」劉遠澄朝身後比了一下:「剛才在那個房間看地圖時我找了一下,市政府附近那塊工地,應該是以前的郡役所。」
  「原來那裡是郡役所啊。話是這麼說,敵人總不會真的是專挑觀光名勝來打吧……雖說這麼做也好像有些道理。」
  「不曉得……況且中正基地也不是觀光景點。」劉遠澄再度打開筆蓋,「不過如果姑且採納名勝說的話,那麼嘉義市有名的地方至少還有這裡。」
  他將兩人現在的所在地──中山公園裡的史蹟資料館──圈起來。「本來旁邊還有神社,失火後現在變成射日塔了。」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想跑來。」
  「一方面也是想聽一下官方說法啦,畢竟我還沒來過這裡的說。」劉遠澄解釋,他想知道像這樣的博物館裡會如何介紹嘉義歷史。
  「官方說法是什麼意思?」
  「說實在話,我總覺得基地告訴我們的事情,哪裡有點怪怪的。再加上昨天回家的時候,突然想起來羅晏學長當初也說過,他老覺得找我當駕駛員是有什麼內情。」
  劉遠澄把手撐在兩旁的地上,「假設梁敬宏學長是說真的,表示基地有很重要的事瞞著我們。汪主任心中知道某些地點特別重要,但也沒跟我們說。還有上次遇到徐司令時,他說的話好像也別有深意。」
  宋毅承點頭。
  「雖然還搞不懂那邊是怎麼回事,但想說至少自己先研究一下……」劉遠澄將視線移回攤平在膝蓋上的地圖,「話又說回來,雖然我是嘉義人而且都一直待在嘉義,這些景點好像一個也沒去過。」
  「我也差不多……不過,好像很多人都說不會去自家附近的觀光景點不是嗎。」
  「好像是耶,因為太近了,反而不會特別想去。」
  「中山公園小時候倒是很常來。」
  「我小時候好像也有來過。」
  「跟爸媽?」
  劉遠澄點頭。「應該是,不過想不起來。」
  「我也差不多啦,雖然想也知道有來過,但完全想不起來在這裡做什麼。 」
  仍然盤腿而坐的姿勢,劉遠澄隨手把地圖翻面。他望著地圖出神。
  從小時候有記憶起,這個嘉義縣地圖的框內就是他世界的範圍──雖然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面積只約十分之一的市區裡。身為繭的駕駛員,可說是所有他該保護的事物都在這裡了。
  因此,當他發覺基地還有必須瞞騙駕駛員的事,「並非自己努力就不會有問題」的不安感便悄悄爬上心頭。
  除此之外,其實他還有個發現沒告訴宋毅承。
  昨天他試著把記錄上所有「戰場」都找出來時,本想把舊酒廠附近一帶建築物也圈起來,他很確定那裡受到波及。不過實際上是哪裡呢?他打電話給負責善後的羅晏,得到的消息當中有個名字讓他十分介意。
  新榮戲院。
  他曉得這裡專門上映二輪片,他也常去看二輪片,應該都是到這家看的。不過,他抱頭想了又想,怎樣也無法喚起半點對那裡的記憶。曾看過的電影他倒是都還記得,若是去其他戲院看的他也該記得,這種怎麼樣也想不起來的感覺不知怎的就是令他感到不舒服。
  他偷瞄學長,對方似乎還正在認真研究地圖。
  宋毅承伸手指向嘉義市區,「對了,既然中正基地都圈了,蘭潭基地也圈起來如何?」
  劉遠澄從善如流,在大地圖上圈起蘭潭大學。只看這張地圖的話,兩個基地的相對位置差不多就在一條南北縱線上。口袋裡手機震動起來,是江儷芠傳來的簡訊,他轉動手機讓宋毅承也能看到。只有短短一句話:
  ──我拿到去中正基地的許可了喔,明天見。
  
  ※※※
  
  依照文書資料記載,中正基地藏身於一所民雄鄉山坡上的學校中。而根據司令的說法,中正基地在與某個敵人戰鬥時慘烈全毀,之後整片山區都因此關閉。
  但眼前分明不是這麼一回事。雖然校門前看不到幾個學生走動,但普通至極的水泥建築物隱沒在樹影裡,毫無半點外於日常生活的味道。
  「我還記得當時被破壞得亂七八糟,」宋毅承用右手遮住烈陽,「所以……其實這裡也修好了嘛。」
  「那麼就進去吧。」
  江儷芠手指大門,嘴裡還咬著冰棒。「話先說在前面,要走一陣子喔。」
  
  幾乎穿過整個校園,一路上遇到的學生不超過五個,而且看起來都還沒睡醒;又轉了彎後繼續走,好不容易才停在一整區沉在綠海裡的紅色建築物之間。根據標示牌說明,這裡是工學院。
  「入口就在這裡面嗎?」宋毅承環顧四周。
  「理論上是。」江儷芠踏上階梯,伸手一推門──鎖住了。幸好等不到三十秒就有學生出來,他們三人若無其事地趁門開著溜了進去。
  江儷芠繼續領路,還把手插在口袋裡,一派輕鬆。拐了幾個彎,三人停在一扇木板門前。門上貼了張影印紙,說由於教室在施工,請大家使用112室前門。她毫不猶豫地轉動門把,門應聲而開,裡面伸手不見五指。江儷芠要大家下樓梯時小心一點,但在殿後的宋毅承踏下最後一階、江儷芠向走廊裡頭走去的同時,地板突然震動起來。
  所幸地震大概只有四、五秒而已。沒有奇怪的聲音,走廊電燈也能點亮,尾端那扇白門打開後出現的資料室看起來也安然無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