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平行反應+(5)

(5)
  
  昨天下午劉遠澄要補習,他的行程所有人都知道,所以理論上不需要向基地報到。但到了補習班門口便看到大樓總電源壞掉的停課告示,等他回神過來時,公車已經停在蘭潭大學站了。
  既然沒騎腳踏車,從門口走到「基地」所在的銘黃色建築物,得走上好一段距離。他想起第一次被帶到基地,就是駕駛員面試那天。而那個基地和「繭」嘛……要不是在現場親眼看過,他就算聽人說了,大概也會認為是有人卡通看太多了吧。
  就算駕駛員有津貼,還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而且他也得同時維持日常生活,當個好學生。不過,即使能想像不是什麼錢多事少的工作,他還是二話不說答應擔任駕駛員。在他答應之後,才得知一件令他震驚的消息:基地事先找來安排給自己的監視員正是宋毅承。
  ──啊,難怪學長這陣子都約不到人!
  劉遠澄還記得當時自己是這樣回答的。
  
  好不容易走到園藝系館前方,他並未直接走進某個實驗室,而是沿著校園步道繼續走,不知不覺來到了新蘭潭圖書館前。新圖書館獨自坐落在依山而建的校園最高點,俯瞰著大樓廣場前方、落差有如懸崖般的擋土牆下大片空地。從這裡看下去,那只不過是片冒了些雜草的水泥地。一般學生不可能知道用途,但他曉得,當「繭」準備要出動時那裡就會完全打開,變成一個巨大豎井。他站在原地好一陣子,也沒注意自己到底發呆了多久。
  「喂。」
  那是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劉遠澄嚇了一跳,反射性往左邊退了步。站到他旁邊的人他只見過兩次,但還記得面孔──是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徐司令。
  「司、司令好。」
  「問候的話就省了。」男人西裝筆挺,背著手,同樣看著擋土牆下的空地。「我聽其他人說你發生的事了。」
  「呃……是?」
  「除了那個自稱新保的人,你有看到其他的東西嗎?」
  劉遠澄搖頭,然後趕忙補上:「沒有。」
  徐司令仍然板著臉,輕嘆了口氣。
  「坦白說,我在找一個人。」
  「是……」劉遠澄本想問是副司令嗎,但又擔心多嘴會惹毛長官。
  「那個人離開前,在我桌上留了張便條。」男人說話幾無抑揚頓挫,但聲音很重有壓迫感,「他問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
  劉遠澄沒敢盯著長官瞧,只好繼續望著前方。
  「我曉得這聽起來很像你們國中生才會問的問題,但實際上不是這個意思。」徐司令也保持著面朝前方的姿勢不動,「面試時,我問你為何加入,你還記得自己怎麼回答嗎?」
  劉遠澄當然記得。當時他會答應,並不是為了好玩,也不是為了愛國,他說他只是想要這份任務,於是他點頭。
  對方稍微轉身,低頭看著他。
  「就這樣。你如果有任何消息,在繭裡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立刻報告給我知道……跟汪主任說你要找我。還有,多注意身邊的人。」
  徐司令說完,連句再見也沒說,就背著手朝新圖書館大樓的方向緩步走去。劉遠澄目送他消失在圖書館門後,仍然百思不解,對方告訴他這些事有什麼用意。
  
  ※※※
  
  劉遠澄家的餐廳即使開了冷氣也不會涼,還是得仰賴總是發出噪音的電風扇。
  「他說的那些,聽起來還真複雜啊。」宋毅承一面說,一面在紙上留空的地方填入算式。
  「而且徐司令才剛走,我媽就打來說『補習班今天停課,你人在哪裡?』根本是說好的吧。」
  劉遠澄則是低頭寫著國文模擬考卷,偶爾偷瞄一眼餐桌對面的學長。母親還沒回家,所以家裡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在──功課好的朋友,劉家一向歡迎。
  ──聽說樓下那個男生考上蘭潭高中了唷。每次母親提到學長時,幾乎都是這一類的消息。
  ──學長很優秀還要妳說嗎。劉遠澄則會在心中如此吐槽。
  「欸,借我用一下電腦。」
  「可以啊,在我房間。」劉遠澄站起來,「啊,不過要進我房間,得先得到我的心才行喔!」
  「那你用電腦,我站在門口看就好了。」宋毅承跟在他後面往屋裡走。
  「嗚嗚,我凋零的心落了一地……」
  在等待登入windows的時候,站在桌旁的宋毅承從一旁床上拎起約半個人高、洗得發白的玩偶。「這不是我們小時候很紅的那個開心小將嗎?」
  「對啊,我小時候陳叔叔送我的。」
  宋毅承把玩偶的臉拉成一點五倍寬。
  「陳叔叔,是你那個……」
  「我舅舅的男朋友。」劉遠澄從椅子上站起來,「請用,學長你要查什麼啊?」
  「只是要確定一下作業題目,我忘了把課本帶回來了。」宋毅承一面不太俐落地操縱滑鼠一面說:「我是不是有見過你舅舅啊?好像有個印象,但想不起來。」
  劉遠澄若無其事地把手肘搭上學長的右肩,傾身看螢幕。「要我幫你按滑鼠嗎?右手很難用吧。」
  「沒差,反正學校的也都是給右手用的,習慣了。」
  「學長你應該有看過我舅舅吧,就小學的時候有一次你騎車載我去找他那次。」
  「喔……」宋毅承點開像是班級網誌的網站,「好像有這回事,但那也太久了吧,哪記得他長什麼樣子啊。」
  
  這件事劉遠澄倒是記得非常清楚。那時他小學二年級,一個人坐在電梯間角落。
  「你幹嘛坐在這裡?」
  兩個身穿同校制服的小孩低頭看著他同聲問,名牌上學號是三年級。
  「我忘了帶鑰匙……」
  得知劉遠澄的媽媽晚上才會到家,其中一個人問要不要到他家打電話,但劉遠澄回答:「我想去找我舅舅。」
  「你舅舅在哪?」
  「他現在應該還在先鋒幼稚園。」
  「啊那很近嘛,」問他的人說,「我載你去吧!」
  換做是其他大人,劉遠澄一定謹遵教誨,絕不隨便跟陌生人離開,但既然對方是同校的學生──而且說實話,這是他放學後第一次有理由和同年齡的小孩「外出鬼混」。
  那個小孩也真的騎著腳踏車把他帶到先鋒幼稚園了。抵達時,幼稚園的學生正在吃點心,外面掃地的阿桑慌慌張張衝進去把他舅舅拉出來,兩人好像還順便領了點心吃吧。
  在那之後發生什麼事他也忘了,多半是被罵了一頓吧。如今他只剩下拿到備份鑰匙回程,坐在後座望著藍天,希望不要太快到家、可以一直兜風下去的愉快記憶而已。
  
  「說到這個,先鋒幼稚園是不是倒了啊?」宋毅承關掉彈出來的視窗。
  「沒倒啦,搬家而已,我上次還有看到。」
  「是喔……有沒有紙借我一張?背面白的就好。」
  劉遠澄從桌邊的書堆中抽出一張紙。宋毅承朝他這邊看過來:「這些是什麼書啊,你是要查那個新保嗎?」
  「也算也不算啦……上次跟江醫生吃飯時,我稍微問她有沒有聽說什麼,她認為日出國政府可能也知道有繭存在,所以我想說仔細找找也許有相關的小故事之類的,不過還沒找到。」
  宋毅承失笑。「你不是考生嗎?」
  「考生也是需要娛樂的。」
  「真是有建設性的娛樂……」宋毅承停筆,轉了半圈椅子面對他、往後一仰,電腦椅發出嘰嘎的聲音。「唔,不過如果日出國時代的人就知道有繭,為什麼到現在才有敵人來呢?」
  劉遠澄聳聳肩。
  「這個問題你得問敵人吧?」
  「也是。」
  斗室內突然響起刺耳的不和諧音,兩人同時拿出手機,然後才對看一眼。劉遠澄接起電話,話筒裡傳來江儷芠明亮的聲音:「敵人出現了,在布袋港,我馬上就到。你知道宋毅承在哪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