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平行反應+(3)

(3)
  
  蘭潭基地的地下走道只有簡單地漆上油漆,在日光燈下白得死氣沉沉。劉遠澄按下綠門旁的按鈕,門唰一聲滑開,前輩兼駕駛員夥伴羅晏在裡面朝他揮手。在大學生羅晏身旁,是另一個看起來比他大上好幾歲的男人。這個男人劉遠澄也認得,是專門負責羅晏的地勤人員陳宇佑。
  「哎呀?這不是那個混帳尉遲家的小鬼?」陳宇佑正咬著一把鱈魚香絲。
  「陳宇佑你很幼稚。」羅晏瞪了男人一眼,「你沒跟宋毅承一起來喔?」
  「學長回頭拿東西。」劉遠澄走到羅晏坐的那張沙發另一頭坐下。「羅晏學長,你昨天有接到召集嗎?」
  「召集?什麼召集?」羅晏半闔上手裡的花卉學課本,把整包鱈魚香絲從陳宇佑手上搶過來遞給劉遠澄。
  聽劉遠澄敘述完昨天在市政府附近發生的事,羅晏眨了眨眼,和陳宇佑同聲表示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劉遠澄十分驚訝,羅晏則一面吃零嘴一面說他昨天整天都泡在實驗室裡──他工作的實驗室就在園藝系系館裡頭。「奇怪,蘭潭這邊完全沒聽到消息啊……不過我昨天沒下來基地就是了。」
  「欸,話又說回來,國中生前幾天不是在段考嗎?」陳宇佑把兩隻腳擱到茶几上頭。「你沒問題吧?你不是考生嗎?」
  劉遠澄伸出右手食指晃了晃:「拜託,也不想想我是誰啊。」
  羅晏聽了這答案,以鱈魚香絲招呼劉遠澄的頭。
  「沒辦法,要是考壞了,我媽一定會禁止我再來蘭潭大學『參加數理實驗班』的說。」劉遠澄故意皺起眉,左手指指頭頂正上方。羅晏哈哈乾笑幾聲,這時房門再度打開。劉遠澄本以為是學長,結果是個看上去三十出頭、身材高䠷、滿臉笑容的女性。女性舉起右手拎著的大紙盒。
  「大家好,我帶了蛋糕來喔。」
  「妳又來幹嘛?」陳宇佑看起來不太高興,而且仍然保持腿會擋住動線的姿勢。
  帶著蛋糕的人邊小心地打開紙盒邊說:「我今天開始正式到基地的醫務室兼差。是蔓越莓慕斯喔!」
  陳宇佑看起來一臉受不了的表情。女性把蛋糕放在桌上,自己先切了一塊,然後才在另一邊的單人椅坐下。
  「妳這麼閒啊?被老彭開除了喔?」陳宇佑接過羅晏切給他的蛋糕。
  「沒的事,我只是時間管理專家而已。」江儷芠切新的一塊,正要遞給劉遠澄時,眼睛一亮:「咦,你怎麼也在這?」
  「我?」
  「我剛都沒發現,你是那個尉遲家的澄澄吧?」
  劉遠澄點頭。大概是看他一臉茫然,江儷芠失笑:
  「不記得我也很正常啦,上次看到你時我還在念書呢。阿權帶你來上課,真是超乖的可愛到不行。」
  「那個混帳尉遲,還是個學徒也敢說要幫他姊帶小孩,結果還不是落到我弟在照顧……嗚哇!」
  陳宇佑被羅晏狠狠踩了一腳。
  「陳宇佑你真的很沒家教耶。」
  「我就是看他不爽!阿謀哩洗妹安ㄋㄨㄚˋ!」
  陳宇佑大口大口把蛋糕撥進嘴裡,看得劉遠澄有點心疼,轉頭看江儷芠的表情似乎也有同感。陳宇佑滿嘴蛋糕,咕噥:
  「老彭知道妳來這兼差嗎?」
  「知道吧,長官們如何約定我就不曉得囉。」江儷芠聳聳肩,然後再度對劉遠澄微笑:「不過這個你們小鬼不用管,我會做好工作的。」
  「啊、是……」
  劉遠澄慌張嚥下蛋糕應答。就在這時,警報聲穿牆而來。
  
  在劉遠澄踩上通往操縱室的鋼製活動樓梯時,隨著後方傳來一串沉重的腳步聲,身著工作外套的宋毅承衝到他旁邊。
  「駕駛員記錄裡沒有叫做新保的人,」學長低聲說,「基地資料庫那邊是有查到關鍵字,只是我還沒看內容,不曉得是哪裡提到他。」
  「了解。」
  「之後再繼續查,上去小心一點。」
  「沒問題啦!」劉遠澄順手拍了拍活動梯的扶手,「反正就算被打中學長你也會幫我啊。」
  「不是這麼說的吧?」
  劉遠澄輕巧地跑上樓梯,從繭頭頂上的開口跳進狹窄的操縱室裡。
  
  ※※※
  
  從觀景窗看出去,昨天曾在市區登場過的灰色圓盤正在不遠處上空徘徊……劉遠澄其實也不確定正確形狀,只覺得像塊薄鬆餅。
  「羅晏學長,我昨天看到的就是這個。」
  羅晏的聲音從腦袋後方傳來:「看起來不小嘛,這樣也能消失喔?」
  「不知道耶,明明盯著他看,突然就不見了。」
  通訊頻道上接著輪到陳宇佑質疑不明飛行物體、基地為什麼遲鈍到沒有資料云云,結果不知怎麼搞的居然和羅晏吵了起來,似乎起因是羅晏嫌他話太多。
  接著傳來汪主任兇狠的女中音,「你們兩個有問題回家再解決,給我安靜一點。」好像還有人被敲頭的樣子。
  在他們閒聊的時候,視野中本來一動也不動的圓盤邊緣突然抖動起來,變成凹凸不規則的邊緣。通訊頻道變得鴉雀無聲,觀景窗右下角的紅色數字仍然閃現88:88:88。
  「圓盤」再度變回圓形,其中某處突然閃了一下綠光,然後比較遠的那端出現一條細縫,之後逐漸擴展成上圓下直的半月形,變成了張垮著的臉,就劉遠澄看來有點像是微笑薯餅炸壞了糊成一片。
  羅晏的問題冒了出來:「現在是什麼狀況?」
  綠色光點再度亮起後就持續亮著,劉遠澄總覺得像是被只有一隻眼睛的人盯著瞧。繭身旁的建築物中有人探頭出窗外,他揮了揮機體像條細長銀色鋁箔的手,要那些人回到房間裡去。
  圓盤又開始抖動了。現在有了「眼睛」和「嘴」,形狀不規則的圓盤看來就像副顫抖哭喪的臉,讓他突然有種想摸摸對方頭的衝動。
  「那傢伙到底想幹嘛呀?」羅晏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疑惑。
  圓盤又持續顫動大概有一分鐘之後,本來是均勻的灰色,開始變成像電視斷訊畫面般有深淺不一的雜點閃動,就在劉遠澄開始懷疑敵人總不會是撐不下去了吧之時,圓盤綠光再閃。
  「上哪去了!」羅晏的機體左右轉動上半身。剛才還在空中顫動的圓盤已全無蹤影,下個瞬間數個街口遠的地方磚瓦噴起半天高。劉遠澄依稀記得那裡似乎是封閉整修中的舊郡役所工地。
  「怎麼搞的?」
  他正想衝過去,但接著就在不遠處市府大樓的左右兩側也各噴起一道大概兩層樓高的土砂,市府大樓左右兩側的牆隨著整片崩落到地面上。他盯著沙塵飛舞了幾秒,接著自己背後又傳來地面震動的悶哼。
  「這傢伙是會爆破東西嗎?」劉遠澄對著麥克風大喊。羅晏焦急的聲音響起:「他到底在哪裡?」
  汪主任聽起來也同樣焦急。「不知道,完全無法觀測!」
  螢幕右下角好像閃現了新的數字,但他還沒來得及看到,整個駕駛艙一瞬間變成鮮綠色。
  
  ──到底怎麼了?
  劉遠澄覺得自己冷汗流個不停,眼前鮮綠色強光造成的整片紅色殘像仍未消失。
  然後劉遠澄感覺到了。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從胸口漏失的感覺──
  「啊……」
  他下意識抓住衣襟,但無濟於事。不知所起卻又無邊無際的恐慌從四面八方向他湧來。
  他想找個地方躲起來。這裡是哪裡?
  身處的狹窄空間裡有個小燈在閃,但他完全不曉得意義。盡力把自己擠進椅背裡,他仍然覺得這個地方太空曠了。
  似乎從遠方傳來呼喊聲,但他聽不清楚。
  他雙手抱著肩膀,置身某間臥房裡,坐在大床上。門外漏進像是有人在吵架的聲音,所以他跳下床,把耳朵貼上門板。女人的聲音大喊:你不想照顧沒關係,不用在這裡跟我擺什麼架子,我明天就帶他回去──
  ──劉遠澄,不要聽!
  影像消失了。
  最後那句話是記憶中的誰向他說的?仍然置身一片黑暗裡,他想不起來,但恐慌感已消失泰半。
  他正想得先跟基地取得聯絡,然後耳邊隱約有人開始說話。不曉得是誰,好像在哪裡聽過,而且不知為何令人想相信她。
  那個聲音說:照我說的做,發動上載。
  劉遠澄還來不及做完前置思考作業,可視範圍已經唰地延展全周天,窗景浸泡在青藍色裡。螢幕上的倒數計時停留在00:00:03。
  「這、這樣沒問題嗎?」
  回過神來,劉遠澄保持一動也不動的姿勢,問那個沒有形象的聲音,「沒接到命令就擅自動作……」
  「沒問題。現在你『讀取』,抓緊把手然後閉上眼睛。」
  縱使不知道「讀取」是什麼,劉遠澄仍然依言做了。兩秒後,他發現自己浮在嘉義市的空中,應該是閉著眼睛卻能看到四周的一切,下方看到的大樓群比起窗景更像地圖,明暗對比異常強烈,但他很快就辨別自己處在原先地點的上空。
  除了被轟成瓦礫堆的幾個缺口,腳下的景色有如螢幕接觸不良般閃動不停,然後他看到非常奇妙的畫面。
  剛才那哭喪著臉的圓盤從一開始出現的地點緩緩下沉,伏在市府大樓前方的車道上、扭動著身軀,彷彿正想鑽進地裡。扭了一會兒後,圓盤前半部向上方翻起──就像抬起頭來──朝著他的方向,而圓盤的「眼睛」正瞪著他,一閃一閃的。
  「看到了吧?之前他就在那裡。」那個聲音說。
  劉遠澄心裡知道自己仍閉著眼,但看著圓盤閃爍彷彿在眨眼的「眼睛」,卻還是非常想轉開視線。
  「但是,剛才他已經消失了不是嗎……」
  「所以才教你如何讀取啊,照做就是了。」那個聲音堅定不容分辯:「趁現在走過去,把他抓起來,拿個東西戳下去,別再讓他跑了。」
  「戳……」劉遠澄低聲覆誦,「戳下去嗎?」
  仍然閉著眼睛,想來想去,最後腦海裡浮現的景象是自己的機體單手拿著羅晏用過的長柄刀。他想像著機體前進的模樣,在空中飄的步伐彷彿喝醉酒,好不容易才來到光點前方。
  綠光持續閃著。
  劉遠澄的機體迅速伸手抓住圓盤的「頭頂」,圓盤劇烈扭動起來,從左手反饋握把傳來像是魚在跳的震動,跟著機體右手的武器便直接刺穿圓盤的眼睛。
  他聽見像是小孩尖叫的聲音,大喊他們不要我了。
  然後他失去了意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