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平行反應+(9)

(9)
  
  江儷芠開車直送小鬼們到民雄車站附近的醫院。等待急診室醫生檢查宋毅承時,候診室電視螢幕上,一條新聞跑馬燈引起了劉遠澄的注意。
  ──蘭潭周邊地區道路因事故暫時封閉,民眾請改道……
  電視新聞反常地並未疲勞轟炸事故現場的照片,也沒提供封閉區域的示意圖。劉遠澄走急診室,看著躺在急診病床的上的學長,醫生則正在旁邊和江儷芠談話。
  「有好一點嗎?」
  「只是背有點痛而已,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吧。」學長拍拍劉遠澄的手臂,「剛才電視上那個新聞……敵人在蘭潭嗎?」
  「不知道,我猜八成是。還有羅晏學長在,應該沒問題吧?」
  雖然活動病床旁還有張空椅子,但劉遠澄仍然覺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簡直度秒如年,直到江儷芠終於轉向兩人。
  
  雖然本人看起來沒事,但為了避免萬一,宋毅承於是被大人們決定轉院。救護車才剛開到彭綜合醫院門口停下,就看到劉凱賢雙手交叉站在門外。
  「抱歉啦,得借用一下劉遠澄。」
  「什麼意思?」江儷芠伸手擋在劉遠澄前。
  「蘭潭那邊要他過去一趟。」
  「別鬧了,他現在連監視員都沒有,而且劉遠澄你也想留在這邊吧?」
  劉凱賢沒看她,而是對著劉遠澄說話:「監視員什麼的可以找人代班,不然羅晏可能會有麻煩。」
  「羅晏學長?」劉遠澄往前踏一步,「羅晏學長怎麼了?」
  劉凱賢表情轉為凝重。
  
  ※※※
  
  雖然被形容成狀況緊急、蘭潭周邊也人車淨空,但光看眼前景色,實在感受不到有什麼災難發生。
  視野寬廣的蘭潭,在午後晴空下,還能看見潭對岸的涼亭尖頂;而在視線內離岸不遠處,離水面大概一米穩穩浮著讓人無法忽視的綠色光點。那個綠色光點除了在正下方製造了不斷往外擴散的同心圓水波外,暫時毫無動靜。
  但敵人並非一直都如同現在這般安分。根據基地的說法,羅晏駕駛繭趕到蘭潭後等待基地分析時,本來和這顆綠色光點面對面相望了好一陣子,沒想到毫無預警地空中突然有綠光一閃,然後羅晏便連人帶機消失了。
  在還沒弄清楚狀況前,他們其實也不想貿然叫劉遠澄上場,但隨著時間過去,也不能就這樣丟著。劉遠澄趕到基地時,撞見陳宇佑一臉頹喪地穿過走廊,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對方無精打采的樣子。他追上去,本來想說幾句保證的話,沒想到是陳宇佑先開口:小心一點,不要靠太近。
  雖然心中還掛念留在醫院的學長,不過眼下狀況顯然更危急。螢幕上計時用的數字不停閃爍,既然這幾回的敵人都有過多次無視預測的前科,劉遠澄開始思考如何先下手為強。
  「劉遠澄,不要有太大壓力,若狀況不對就逃跑。」
  頻道上傳來的是江儷芠的聲音,想必是在基地那邊看到了自己的電位變化。他不禁想到平常像這種時候都是學長提醒他……而敵人仍然一動也不動。
  第二個問題來了。
  敵人的本體就是那一個「點」而已嗎?不管是自己遇上的、還是聽人家說的,先前的敵人都有至少建築物規模的本體,但面前的光點,卻讓人感覺要砍他都會揮空。他心想,要可以瞄準的話,就得仰賴現代武器了吧……
  雖然他對現代武器所知有限,但橫豎細節也不重要,於是他憑著偶爾玩玩射擊遊戲的印象,讓繭的手上出現了把帶瞄準鏡的自動步槍。
  但他才剛拎起槍、都還沒來得及擺出持槍姿勢,不知從何而來的強烈白綠光芒湧進,奪走了他的視覺。即使反射性伸手遮臉,好幾秒間劉遠澄仍然什麼也看不見。
  當視覺終於慢慢恢復、好像還能看到個巨大的深紅方塊在空中飄時,螢幕各角落的顯示圖同時以高速跳動,通訊頻道上則是一片混亂。正想詢問被攻擊的狀況,觀景窗突然變成不透明的一片白,只能看到角落的數字從88:88:88跳成00:11:50,頻道上傳來的聲音則全部混在一起,完全不曉得命令是什麼。
  現在劉遠澄手裡端著槍,開始猶豫不決了。受到敵人突襲,很幸運地自己沒跟著消失。但照現在這樣這沒有人搞得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的狀況,確定打敗敵人就能換回同伴嗎?
  「搞不好不行喔。」
  劉遠澄嚇得差點鬆手放掉回饋握把。那個一如往常彷彿直接震動他腦殼、讓他後腦勺隨著對方說話而陣陣麻癢的女性聲音,不帶抑揚頓挫地說:「誰曉得呢?也許你也會跟著消失。」
  「那我該怎麼辦?」
  「嗯,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我想想……應該說是因為我自己不可能會有我消失之後的記憶。」年輕女性說:「不過你可以用你的大腦找找看。」
  「呃……」劉遠澄弓起背,「這是要我自己想的意思嗎……」
  「不是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個女性聲音說:「你應該能理解吧?就跟平常一樣,和繭連線,讓繭使用你的大腦,計算繭所擁有的資料,就跟你讓我在這現身是同樣的道理呀。」
  
  年輕女性明明白白說出的每一個字,組合成了劉遠澄無法理解的情報。但他還沒來得及實際開口抗議,對方又讓他的後頸癢了起來:「哎呀,不要想太多,總之你就放空腦袋,看看繭會給你什麼東西吧。」
  「這難道是我說放空就……」
  自己在舊酒廠發動「讀取」那次的過程突然歷歷在目。當時敵人明明早已離開,卻在他發動讀取後,重新出現在幻覺當中。
  如果這就是繭送給他的答案──就算不是他也沒有其他選擇──也許值得一試。
  劉遠澄舔了舔嘴角。不等倒數結束,他雙手握緊反饋桿,閉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等待風景以圖畫的模樣重新出現──
  但這次他沒看到任何影像,只聽到聲音。
  起初他以為是有人在通訊頻道上講話,只是很模糊聽不清楚。但他馬上發現不是,因為那個聲音並不帶麥克風的雜音。
  是個比後腦杓的聲音更年幼、聽起來像小女孩的聲音。
  周圍的世界輪廓逐漸相溶簡化,最後縮成彷彿由三、四色剪紙貼綴形成般的單純剪影,蘭潭周邊剩下一片白,還有一道黑線畫出彎曲不整的湖面邊界。光點本身仍是綠色,在空中緩慢搖晃,劃出了個之字形軌跡。
  
  「我……我找你……」
  那個小女孩的聲音說。
  
  劉遠澄起先下意識認為是光點發出聲音,又覺得不對,正試圖靠著想像擴大自己的視野好尋找聲音來源時,光點更加劇烈地晃動。
  「我是要……找你……」
  聲音很微弱但很可愛,像是牛奶廣告童星的聲音。劉遠澄沒有放開握把,一面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可笑,一面回答:「你是誰?」
  「我是……誰?」
  劉遠澄嘆氣。「算了,你剛才做了什麼?羅晏學長呢?」
  假定對方可能看得到自己,劉遠澄操縱繭朝友機剛才在的大略方向一指。女孩的聲音回答:「不……懂。」
  一片純白的蘭潭水面上,冒出了一組黑色同心圓,看起來像是一圈圈不斷往外擴張,應該是剛才的漣漪所形成的輪廓。如果真是如此,他想敵人的本體就是這個點,沒有別的了。
  「你把他……剛才那個跟我開一樣機體的人怎麼了?」
  「不……知道。」
  劉遠澄深呼吸一口氣。這次的對手顯然和之前不同,會講話先不說,看起來又完全處於狀況外,讓他再度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做。
  但他沒說話,對方卻自己接下去了:
  「你也是……」
  「我?」劉遠澄眨眨眼。
  水面上的同心圓線條變細、但更密集了。綠色光點本身則不斷上下左右亂動,畫出一團雜線般的殘像。
  「我也是什麼?」
  光點現在聽起來看起來都像個惴惴不安的小孩子,竟讓劉遠澄心中湧起一股不可思議地想要安撫對方的感覺。
  「跟我一樣……」
  「跟妳一樣什麼?」
  小女孩的聲音彷彿是收訊不好般時有時無,「跟我一樣是不重要的吧……可以拋棄的吧……」
  劉遠澄先是愣住,然後噗哧一笑。
  「你在說什麼啊。」
  「不是嗎?」女孩的聲音微弱,「他們……不是都只有……高興的時候……才會想到你嗎?」
  劉遠澄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保持沉默。再說,他也不知道對方說的「他們」是指誰。綠色光點仍然晃動不已:
  「我透過之前的……同伴的眼睛……看到……」
  之前的同伴的眼睛?聽到這句話,劉遠澄腦海裡首先浮現的倒是在空中狀似哭臉的大圓盤。這麼說來──他當時看到那個敵人時,也曾有過想摸對方頭的念頭。
  「……你是……同伴……」
  小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
  劉遠澄搖頭。「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不是嗎……那為什麼……」女孩發出彷彿在抽泣的聲音,「你要……一直跟他在一起……」
  
  這回沒有轟的一聲,但兩人周圍突然爆炸般噴湧出無數影像。
  劉遠澄來回轉頭呆望著好像是從地面投影到四周空中的畫面,扭曲、不清晰、無彩色、從地面冒出升到半空中就破碎崩落。他勉強能捕捉到像是工人揮汗劈砍山道的畫面、陌生制服的隊伍穿過山道追擊另一群人的畫面、熊熊森林大火中有鐵路穿過後崩塌落山──
  最後所有畫面收成一圈仿若黑紙剪成的高挺樹影,再同時崩落坍塌在地面上。劉遠澄覺得口乾舌燥,閉起嘴。一機一光點的四周,再度恢復成為色彩寂寞的世界。
  
  「我……」綠色的光點仍然動個不停,水面上的波紋卻戛然而止。
  汗沿著額頭流過眼睛,劉遠澄這才想起早已超過他過往發動能力的時間甚久了。他想伸手擦汗,卻不敢放開反饋握把。
  「剛才那是什麼?」
  「什麼?」
  劉遠澄無法分辨對方是不懂他在說什麼、或是真的沒做任何事。但是小女孩的聲音繼續說了:
  「我不懂……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
  「這裡?」劉遠澄看著逐漸靜止的光點,「蘭潭嗎?」
  「這裡……叫蘭潭……」
  光點複述了那個名字數次之後,有氣無力地說:
  「我……果然是……」
  光點緩緩下降,觸到白色水面的瞬間消失,劉遠澄的上載狀態也同時被解除,深深陷進椅子裡。
  

沒有留言: